Glad you came【二】

大部分情节和脑洞来自 @狼水母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不适请去挂她不要找我靴靴

机战abo设定,把原本的eos大陆换成星系,国家换成星球的设定,基本上全部都是私设了。

主cp诺普,会参杂一点其他cp,但是不会太多。

可能带有部分的强制肉?我也不知道这玩意算不算强制……自由心证吧,如果有任何不适请及时跳车。

以上


诺克特的背脊感受着粗糙的树干,背后靠着东西的实感令他稍微安心了一些,他握紧了手中的枪,闭上眼,集中所有的精神去倾听周围的环境。他祈祷伊格尼斯他们能够尽早找到这里,因为决定这场战斗输赢的关键已经不是他和那位敌人谁能抓住谁,而是他们谁的国家能先找到他们。

诺克特在两天前的那场战斗中轻敌了,他原本打算引诱对方被彗星击中失去战斗力好抢走尼夫海姆的魔导机甲带回去研究。没想到反而被对方牵制住差点同归于尽,诺克特驾驶的路西斯之星被彗星砸中了中央反应炉,而对方的机甲则被诺克特扯掉了双臂,两人双双坠落到这个不知名的小星球上。好在他在路西斯之星坠毁前及时地将自己弹出驾驶舱。他在降落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个打开的降落伞被挂在不远处的雨林里。但是当他过去查看的时候那里只剩下白色的降落伞和茂密的树荫纠缠在一起。

对方是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他有能和诺克特同归于尽的觉悟和胆量,也有和他的勇气相称的高超的驾驶技巧和灵活的身手,诺克特认为他比那位开着特制机甲的年轻准将要棘手得多。但是这个敌人有一个巨大的软肋——他很急切地想要活捉诺克特。

对方果然没有让诺克特等太久,两天的僵持已经令他的耐心到达了极限。诺克特听到了左侧的草丛传来响动,他立马召唤出单手剑朝那里掷去,剑光夹杂着火星照亮了那人蓝色的眼睛。诺克特想猛地撞击他的身体将对方扑倒在地,不料对方敏捷地侧过身体令诺克特重重地摔在地上。诺克特站起身时眼前已经被对方拳头的阴影覆盖,他靠着本能的反应向后撤去,他没有召唤出剑刃而是顺着对方扑空的拳头的手臂出拳,狠狠地击中了对方的腹部。对方吃痛地弯下腰,诺克特趁这个机会用肘部猛击他的背脊。金发的男子发出了痛苦的咳嗽声,但却只是向前踉跄了几步没有倒下,随后立即转身抵御诺克特接下来的进攻。

这场搏斗并没有持续多久,对方因为体力不支而接连被诺克特击中,诺克特虽然也被他打中了几拳,但是他出拳的力度对诺克特完全够不成威胁。对方摇晃着发出痛苦又沉重的喘息,却又不肯就范,想要抓住一切机会逃脱。

还真是个意志力顽强的家伙。诺克特觉得他紧锁眉头咬紧牙关不肯认输的样子很值得尊敬,但是这样的人作为敌人的就非常麻烦了。

只可惜他是敌人。

最终诺克特抓着那人柔软的金发把他的头按在草皮上,膝盖用力碾压对方的背脊,对方发出绝望的惨叫,双手还挣扎着想要反击,诺克特掏出手枪对着他耳边的地面连开三枪,子弹在地面溅起的泥土落在他杂乱的发间,滚烫的枪管抵住了他的头颅。

普隆普特的脑子里全是枪响震荡大脑产生的回音,他的喘着粗气,泥土和青草的气息被他粗鲁地吸入,然后化为浑浊的叹息。枪响之后过了很久他的脑子里依然响彻着尖锐的声音。身后压制自己的人似乎在对着自己喊着什么,但是他什么都听不清,他稍稍偏过头想听清楚,抵在头上的枪又用力了几分,枪管的热度灼烧着他的头皮。他的手被人反剪在身后,手腕上传来冰凉的金属质感。

但是这些对现在的他来说都不重要,或者说被俘虏并不是眼前最重要的危机。现在最大的危机来自于他身体深处的变化。

偏偏在这种时候……普隆普特感觉到从身体里翻腾涌出的不详的兴奋感,这种异样感像是无数小虫从他的身体内侧爬过,然后变成潮湿的水气顺着他的血管滑进他的心脏和四肢。他明明感到四肢疲软,心脏却强有力地跳动着,那些东西在他炙热的体温下蒸腾成迷蒙的雾,透过他的皮肤和呼吸挥发到外面,和先前诺克特为了制伏他用来威吓他的alpha信息素混在在一起。

诺克特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那股甜腻的气息钻进他的鼻腔,扼住他的意识,他的身体自己动了起来,原始的冲动抢走了主导权。

唤回他理智的是额头传来的剧痛,他的眼前一阵发黑,脑子像是被搅过的沸腾的粥,那个金发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翻了过来压在身下,对方的脸上也是绯红一片,额头上还有一块更深的红印,他正一边瞪着自己一边痛苦地吞咽着什么。

“滚开,可恶的……路西斯人。”他的声音伴着粗重的喘息,胸口剧烈的起伏,他吸入肺部的氧气都没办法支撑他连贯地说完一句话“给我……滚下去。”

https://m.weibo.cn/2210691752/4121978539588721

“喂。”诺克特轻拍普隆普特的脸颊,普隆普特木然地把头转向他,眼睛里映不出东西,“你机甲的补给箱里应该有抑制剂吧。”

普隆普特轻轻地点了下头。

两人在原地稍作休息,等体力稍微恢复些了便踏上了寻找抑制剂的旅程。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机甲究竟坠落在哪里,只能像两只没头苍蝇一样在森林里乱转。更何况普隆普特即使休息过后依然双腿发软,双手被钳制在背后导致身体无法保持平衡,他们的进度被拖慢了不是一点半点。诺克特虽然很想抱怨,但是看到普隆普特即使膝盖发抖也要咬紧牙关不愿意让自己帮忙的样子却又有点于心不忍。他们原本都只是20岁的少年,却要在这个孤星上挣扎厮杀。

要是战争能早点结束就好了。他心想。

直到太阳落山,他们依然连一块金属碎片都没见到。

两人围坐在篝火旁,火堆上烤着诺克特打来的鸟。虽然在料理的时候废了一些力气,但是作为王子殿下的初次下厨也算是做得有模有样。毕竟不是人人都像伊格尼斯那样会去认真研究食谱的,过去诺克特只管品尝,对料理的态度都是英雄不问出处,只要好吃就行。普隆普特无法自由行动,只能看着年轻的王子笨拙地料理好不容易捕获的猎物,却又实在是见不得他浪费珍贵的食物。

“喂毛不是这样拔的,一根根拔你要拔到明天早上吗?”

“内脏不扔掉留着过节吗?”

“屁股都不扔你是打算吃鸟屎吗?”

“你打算吃它的头来补脑?”

“啧,再烦你今晚就只有土块吃了。”诺克特被吵得有些不耐烦,但碍于对方的手被绑住了也不能理直气壮地说你行你上。虽然不服气,但也只能按照对方说的来做。好不容易处理完鸟肉,诺克特还不忘学着伊格尼斯的平时做饭的样子,采了些蘑菇塞进鸟的肚子里。将两只鸟架到篝火上像模像样地烤了起来。

烤肉的香气伴着火堆的烟弥漫开来,可以看到食物的表面被烤的直冒油,油水顺着肉的纹理滴到火堆里发出滋滋的响声。

诺克特掰了一块鸟腿,滚烫的肉上还带着炭火的气味,可以看到肉的汁水从肉被撕裂的部分沁出。他小心翼翼地吹气,可以闻到烤肉的香味里还混入了蘑菇的香味。虽然没有调味料但是这样一顿烤肉可以给他们提供不少的热量,今天一天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他们都累坏了。

这边诺克特还在努力想把烤肉上的热度吹散,普隆普特却依然安安静静地望着篝火,橘红色的火光为他身体的轮廓勾勒出一圈亮边,他的金发也染上了火光的红色,他一言不发地盯着篝火,如果不是他的胸口还有微弱的起伏诺克特甚至以为他就是一尊雕像。

“你倒还挺有骨气的。”诺克特对他扬起下巴。

“你是打算喂我还是怎么?”普隆普特没好气地说。诺克特现在才想起来他的手现在还被反绑着。

于是他想都没想就把手头被吹得温度适中的鸟腿递到这位战俘的嘴边。金发的战俘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视线在食物和诺克特的脸上来回游移。

“我没有虐待战俘的兴趣。”诺克特一脸平静地说,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还觉得举着胳膊有些累,于是坐到普隆普特的边上,淌着汁水的烤肉被送到普隆普特的唇边,他只要一张口就能咬到。

“你就不能先把我松开吗?!”普隆普特的屁股往旁边挪了挪想和诺克特拉开距离,“你可以用枪指着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乘机夺枪。”诺克特把鸟腿抵在普隆普特的嘴唇上,肉香刺激着普隆普特的神经,他自从坠机后就没好好吃过东西。现在有一大块冒着香味的烤肉在自己的唇边,叫他怎么能忍住。

他就当拿着烤肉的是个巨大的人形烤肉架好了。

普隆普特张口咬住了鸟腿上的肉,摆动头把肉从骨头上撕咬下来。普隆普特可以尝到带着蘑菇味的汁水流淌在肌肉的纹理之中。久违的进食勾起了他浑身的饥饿感,他伸长了脖子去撕咬诺克特手上的肉,油脂覆在他粉色的嘴唇上,在火光的照耀下泛着闪光,看上去像是涂了颜色可疑的唇膏。有时候因为一口气咬得太多,普隆普特需要鼓着腮帮子用力咀嚼,然后微微扬起头,伴随着响亮的吞咽声,将满口的食物咽到肚子里。

诺克特看着他因为吞咽而上下滚动的喉结,想起白天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用力地吞咽自己的唾液。

这个想法就像是一记惊雷,劈在诺克特的心上令他差点停跳。

普隆普特因为带着热气的美味食物而满足地眯起眼,咬住诺克特手上鸟腿的关节部分啃食着,他的侧刘海随着头的摆动在诺克特的手腕上蹭来蹭去,蹭得他直发痒。一直到这个鸟腿上已经没有一点肉了,他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口,这次他看向诺克特的眼神带了一点期待,火光在他蓝色的眼睛里闪烁跃动。

“那个……”诺克特扔掉骨头,随便把手在裤子上抹了几下擦去指尖的油脂,他感觉到耳朵发烫,很庆幸自己的发型能够遮住那已经红得滴血的耳朵,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坏掉了,他感觉自己现在简直就像是奇怪的三流色情小说的男主角一样动不动就会想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一定是omega发情期的错。

“你老实一点,我先暂时给你松绑。”

普隆普特没有说话,只是用眼角瞟了他一眼,诺克特解开了手铐,然后用枪指着普隆普特看着他吃饭。

普隆普特就像是看不见那个黑洞洞的枪口似的,怡然自得地把整只烤鸟拿到手里大口啃了起来。诺克特只能举着枪看着他仔仔细细地吮过每一根骨头,确保自己连一块结缔组织都没剩下后将手指也送到嘴里吮得啧啧作响。

好不容易捱到普隆普特吃完了他的晚饭,他老老实实地将手背在背后让诺克特把他重新铐上,诺克特注意到他的手腕上满是白天挣扎的时候手铐留下的血痕,只要他轻轻一碰对方就会吃痛地瑟缩起来。

普隆普特找了个远离诺克的,离篝火不远不近的地方背对着他躺下了。

不一会儿普隆普特躺着的方向传来舒缓的呼吸声,诺克特捧着他已经微凉的晚饭看着对方微微弯曲的背脊还有被卷翘的金色发尾隐藏的腺体,一个人兀自烦恼——这个omega到底知不知道脖子后面才是最应该保护的地方?


评论 ( 23 )
热度 ( 82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