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九】

大部分情节和脑洞来自 @狼水母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不适请去挂她不要找我靴靴

本文配合她的《Medicine》观看更佳http://i3000.lofter.com/post/272ccb_106d7a16(在没有德科看我要死了orz)

机战abo设定,把原本的eos大陆换成星系,国家换成星球的设定,基本上全部都是私设了。

有超微量的格伊,他们俩都是alpha。我发现出于私心之前几乎每章loqi都会打酱油,但是他出场的话唯一的作用就是让普普掉san……其实我是loqi的颜粉来的(小小声)安心,普普虽然认识他很久但是很讨厌他。


“怎么,尼弗海姆的小公主感觉好一点了吗?”格拉迪欧端着一个盖着盖子的砂锅站在门口,用脚尖点了几下开着的门。

“我没事了……真的……”普隆普特嘴上这么说,可他的脸色依然很苍白,虽然已经不再冒冷汗了,腹部的疼痛也随着诺克特发热的掌心得到了缓解,但他看起来还是像一只瘟猫一样缩在被子里。

“怎么看都不像没事吧。”诺克特说着,把不停动来动去想要把身体从自己的掌心逃出去的普隆普特揽回来,用附带了微量火元素的掌心贴近他的肚脐,“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去喝牛奶?你不知道自己有乳糖不耐症吗?”

“我以前又没有喝过。”普隆普特抗议道,“这可是将军阁下传授给我的秘方啊!”

“这一看就是在敷衍你吧,不然告诉你身高是天生的你想都不要想了?”

“诺克特请你放开我,你少说两句没人拿你当哑巴。”

“我是在帮你治疗哎?”

“我看普隆普特恢复得挺好的,还能和你拌嘴了。”格拉迪欧把砂锅放在桌子上,叮嘱他们这是伊格尼斯特别做的,必须吃得干干净净,剩一滴他就要用靴子踢诺克特的屁股。

事情的起因是一天前,普隆普特随着路西斯王室的旗舰来到了路西斯。他见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偶像,还成为了他的弟子进行战斗技能的训练以及学习如何操控路西斯的机甲。

“以上就是今天的训练内容,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长官!”普隆普特大声说。

“说。”

“怎么训练才能长到将军的身高?”

科尔显然没有料到会被问到这种问题,他看着普隆普特坚毅又期待的眼神,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因为心虚移开视线:“呃……多喝牛奶?”

当天晚上普隆普特就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一大瓶牛奶,诺克特惊讶地问你是不是长这么大没见过牛奶?尼弗海姆的环境也太差了。

普隆普特轻蔑地瞥了他一眼,一边继续喝一边心说愚蠢的alpha,很快我就能俯视你了。

结果就是普隆普特半夜被排山倒海的腹泻击倒了,诺克特来探望他的时候他正缩在被子里团成球用热水袋捂着肚子。诺克特想去拉他起来吃点东西却摸到他的胳膊上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的皮肤冰凉并且一直在冒汗。他说自己没事的时候声音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嘴唇干裂毫无血色,简直是一副要中毒而死的样子。

“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诺克特问,手上还是一刻不停地帮他暖肚子,他感觉普隆普特身上的鸡皮疙瘩消了不少。

“好多了,谢谢你。”普隆普特的声音确实听起来精神多了,但还是很虚弱。他让诺克特想起自己过去养过的一株向日葵,他在它开花的时候强行把它移植到一个更大的花盆里,然后他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来直至枯萎。普隆普特现在的样子让他想起那株向日葵卷曲的花瓣和低垂的花盘,但好在普隆普特不会枯萎,他能在新的花盆中汲取新的养分。

“你要吃点东西吗?你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要是不吃完的话可是要被格拉迪欧抱怨的哦?”

“反正被踢的人是你,为什么不吃完伊格尼斯的料理会被格拉迪欧抱怨啦……”普隆普特嘀咕道,慢慢坐起身,诺克特盛了一碗粥给他,顺便自己先吃了一口。

“那是给我吃的吧!”

“有什么关系嘛那么多你又吃不完。”诺克特把碗递给他,“伊格尼斯的料理非常好吃哦,你有福啦。”

不都是粥嘛。普隆普特心说,难不成他还能在粥里做出花来。

然后他抿了一口,真的感觉到有花在自己的舌尖绽放开来,香味盈满了口腔,鲜甜的滋味唤醒了他的食欲和精神,他感觉自己的生命都被这一碗稀粥给滋润了。

“这这这……这是什么?!怎么会那么好吃。”普隆普特挖了满满一大勺大口吃起来。

“就是粥啊。你慢点别噎着。”

“这就是路西斯的魔法嘛?”

“是伊格尼斯的魔法。”诺克特看着他把碗里的粥刮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就差上去舔了。

“再给我来一碗!”空碗被伸到诺克特的鼻子下面。

“喂你给我留一点啊我也还没吃东西呢。”诺克特边说边笑,又帮他盛了满满的一碗。

“你少装了,这本来就是双人份的。”普隆普特的腮帮子被塞得鼓鼓囊囊的,他用喉咙含糊不清地说。

两人果真将锅子里的粥吃得一滴不剩,普隆普特抿着嘴满足地眯起眼睛滑进被子里。

“你怎么吃饱了就去睡啊。”诺克特还想找他说会儿话,可对方已经是一副睁不开眼睛的样子了,他用手指轻戳对方柔软的脸颊。

“有什么不行,今天我可是病假。”普隆普特扭头躲开那只骚扰他的手,翻了个身裹紧了被子。

“不过也好,你平时用力过猛了。”诺克特说,他每天早上出门就能看到普隆普特在绕着训练场跑圈,晚上都准备关灯睡觉了还能看到有某台训练用机甲还亮着灯,就连找他一起吃饭的时候对方手里也捧着路西斯机甲相关的理论书籍,勤奋刻苦到诺克特担心他会过劳死,又觉得他像受虐狂,一想到他在尼弗海姆这样生活了十几年诺克特就感觉不寒而栗。

现在他生病了,反而是个能让他休息的好机会。

“好好休息吧,金发同学。”诺克特柔声说。

“嗯……”普隆普特的被子里飘出一声鼻音,他的意识已经飘远,大概是听不见诺克特说话了。

普隆普特看到了被火光和血色染成红色的天空。

炮火击起的尘土洒在他的身上,他迷茫地看着周围,却只能看到血肉模糊的断肢和残破扭曲的铁皮,连能够被称为“人”的东西都很少。

他的耳边充斥着惨叫声,呐喊声,各种重武器的声音,那些声音不是透过他的耳朵,而是透过他的身体和恐惧渗入他的大脑。

他听到有人在求救,有一个人躺在尸堆里痛苦呻吟着,普隆普特扑过去查看,那个人的脸上沾满了尘土和血污,原本应该璀璨漂亮的金发也被褐色的血块黏在一起盖在脸上。他的一条腿已经被炸断了,伤口处还拖拉着一堆血肉和碎骨,他的一只手不自然地扭曲翻转,无力地拖在身侧。他的胸口因为呼吸剧烈起伏,他承受着名为生存的痛苦与折磨,他的声音像是有砂砾在摩擦。

“普隆普特……救我……”

普隆普特扯开自己的衣服帮他包扎了一下断肢,他大声呼喊医疗兵,回答他的只有漫天的炮火和飞扬的尘土,还有血肉与内脏的恶臭。

“救救我……”那人痛苦地张着干裂的嘴唇,用他没有断的手紧紧抓住了普隆普特的衣襟,普隆普特不敢看他的脸。

“你冷静点,我会救你的。”普隆普特艰难地背着那人站起来,他已经尽量小心了,但背上的人是发出痛苦的叫喊和吸气声。

“你会获救的,没事的。”普隆普特说着,眼泪流了下来。他背着这个伤员在尸山中奔走,他不知道他应该去往哪里,就只是在这一望无际的战场中逃跑奔走,他不停地跑,期间还不忘和背上的人说话,哀求他不要睡着,那个人在痛苦中一直在叫他的名字,他觉得那个人的声音很熟悉,但是却又不记得是谁,大概是某个曾经一起训练的队员吧。

“普隆普特!”普隆普特听到远远的有人在叫自己,回头却看到洛奇站在他的面前,他平时总是打理得干干净净的脸上和头发上落满了尘土,不过看样子他衣服上沾的都是别人的血。

洛奇抓了他的胳膊就往一个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不忘记训斥他:“不是说了全员撤退吗!你到底在干什么?”

“等下……有伤员……”普隆普特背着人又被扯着,他的脚跟不上洛奇的脚程,有好几次都差点摔倒,背上的人又一次发出痛苦的悲鸣。

“哈?你先顾着你自己吧!”洛奇皱眉,他怒气冲冲地回过头对普隆普特大喊。

“他还活着啊!”普隆普特叫道,“他在向我求助……你要我抛下他不管吗?”

洛奇停下脚步,松开了抓着普隆普特的手,普隆普特险些撞上他的后背。洛奇走到他身边,普隆普特以为他要帮忙背伤员,刚要准备蹲下身交接时听到了后脑传来的枪声。

普隆普特以为自己死了,他感觉到背后一轻,有什么东西掉到了他脚边。

他看到那个金色的头颅彻底被子弹击碎,有血液混着白色的东西粘在他的靴子上,那人金色的脑袋已经看不出形状了,他现在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血肉。

明明他刚刚还在呼唤普隆普特的名字,还能感受到疼痛,还是一个活着的“人”,现在他变成了这片腐朽大地的养料。

普隆普特感觉脖子后面也都是又湿又热的触感,他不敢去摸,他看到洛奇把还冒着烟的枪塞回枪套,揪着他的手腕踩过刚才那个人的尸体大步向前跑。

普隆普特就像个布娃娃一样被他拖拽着,脚下都是柔软粘稠的触感,他的身体在奔跑,大脑却还没从之前的枪击中回过神来,过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刚被射杀的不是自己,被踩在脚下的不是自己,死亡的不是自己。

他还活着,还在这个地狱中煎熬着逃跑,他看不到终点。

他的眼泪流的满脸都是,有的时候还会在颠簸中落在衣服上,他想要质问洛奇,他抬起头准备咒骂他。

然后他看见洛奇原本和他一样长满金发的后脑上赫然有一个弹孔,正在往外汩汩地冒混着脑浆的鲜血。

普隆普特猛地睁开眼,他的身体在冒汗,他感觉不到身体的重量,他好像在向下坠。之后他感觉到了包裹自己的被子还有床单,他用力呼吸想要证实自己还活着,万幸的是他还能呼吸,他感觉身体里有一种潮湿的触感,那股湿气黏连在他的心脏和肺上让他呼吸困难。他躺在床上接着月光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他现在在路西斯的基地里,不是在战场上也不是在尼弗海姆,周围也没有人死亡,一切都很好,平静得几乎不正常。

普隆普特摸了一下眼角,发现自己哭了。

普隆普特坐在床沿上,把脸埋进掌心哭了起来,一开始还只是无声地流泪,之后变成了低低的呜咽,他不敢太大声怕被人听见。他用手背在脸上来回擦眼泪,把脸颊擦得生疼。他的鼻子被堵得发热,他抱着纸巾盒也根本擤不完。

等他终于把身体里的潮气哭完以后感觉自己的身体轻松多了,他终于可以正常的呼吸了。普隆普特抱着装满纸巾的垃圾桶发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在哭什么,可他就是想哭,而且根本抑制不住。随后他的手机在床头发出震动的蜂鸣声,他点亮屏幕才发现现在虽然天已经黑了,可其实才刚到八点。

诺克特给他发了邮件,问他好一点没有,要不要吃晚饭。

普隆普特没有什么胃口,比起吃饭他更想出门跑圈,希望运动能让他放空头脑。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的关系,他到了路西斯以后身体每天都感觉有大大小小的毛病,不是这边痛那就那里酸的,但是现在可没有时间让他适应,只要他还能站起来就应该还能训练。

在他纠结要怎么拒绝诺克特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你醒了吗?”是诺克特的声音。

普隆普特打开门,看到诺克特站在门口。他穿了一件手工刺绣的夹克衫,两手插在口袋里:“如果你没胃口吃东西的话,要不要出去走两圈?”

普隆普特深吸一口气,想不出要用什么理由拒绝他,便干脆朝诺克特露出微笑:“好。”

两个人绕着练习场慢悠悠地散步,普隆普特的步伐慢慢变得轻盈了起来,他和诺克特在一起感觉空气变得更加清新了,这一定是路西斯王室的魔法,他不知道是什么魔法可以让身边的人变得轻松,只得感叹路西斯王族的力量真是神秘。

走了一会儿诺克特忍不住问普隆普特:“你在尼弗海姆也是这样吗?”

“什么?”

“起得最早睡得最晚,”诺克特看着一排排沉寂着的机甲,“你这样训练身体吃得消吗?科尔说你的体能并不好。”

“我想早点熟悉路西斯的机甲,你不是还盼着我上战场帮忙吗?”

“可我不盼着你累倒啊。”诺克特突然想到了什么抬高了声音,“啊我知道了,是因为这个吧!”

“恩?”

“你是看上伊格尼斯做的病号餐了吧!”

“哈?伊格尼斯先生会给每个病号做饭?”

“不会啊,他只给我做饭。”诺克特昂着头自豪地说。

“诺克特,你这个表情超欠揍。”

“哼哼!”诺克特得意洋洋地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普隆普特忍不住伸手用力扯了下他的脸。于是俩人很自然地开始打闹起来,就像是两个放学回家路上追逐打闹的高中生一样,说到底他们也没比一般的高中生大几岁。

没追几下普隆普特就跑不动了,大病初愈的他体能还没完全恢复,他撑着膝盖喘气,诺克特跑回他身边轻拍他的背帮他顺气。

“你的体能真的不太好啊。”诺克特一边拍一边说。

“是啊,呼……因为尼弗海姆的omega……哈……没有体能训练,只训练驾驶技巧。”

“那你的射击和搏击是和谁学的?”

“和我那个上司。”普隆普特终于顺过气来,他和诺克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你的上司……不是瑞布斯那是谁?”

“洛奇,领导机甲师的准将,你们应该对上过才对啊?”

“啊?”诺克特撑着脸想了半天,回忆了半天也没有个所以然,“那是谁啊……抱歉我总是记不全你们帝国的准将。”

“一共就三个准将……”

“那你那个……罗……洛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好像一直跟我提到他,但我过去一直以为你说的是瑞布斯。”诺克特又往普隆普特坐的地方靠近了一点,他凑过来一脸好奇的样子就像是想要分享八卦的女高中生。

“瑞布斯大人才不是这样的!真是的……洛奇他……”普隆普特咀嚼着这个他曾经无比讨厌的名字,他又想起了之前的梦,“是个很奇怪的人。”

“你这和没说没有区别啊。”

“他太奇怪了,感觉就像是有好多个洛奇不停的切换的感觉。呃……怎么说呢,他以前对我很好,会教我射击还有搏击技巧,一副特别怕我会死的样子。但是后来突然就变得很粗鲁,有的时候又会突然变温柔,不过大部分时候都变得自大又粗鲁,是个讨人厌的家伙。我怀疑他在战场上被子弹打到了头。”

“被子弹打到头就不是精神分裂那么简单了吧!他是不是本性就是个粗暴的人只是你不了解他被他的外表或者第一印象给蒙蔽了吧。”

“这不可能。”普隆普特一口断言。

诺克特有些不服气了:“你才认识他多久啊,就这么肯定?”

普隆普特想了一会儿,他对上诺克特挑衅的眼神,语气非常平静:“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大概是五岁还是几岁的时候?我就和洛奇在一起参加训练了。”

路西斯的王子殿下突然感觉到巨大的危机感在朝自己逼近。


评论 ( 31 )
热度 ( 61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