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十】

大部分情节和脑洞来自 @狼水母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不适请去挂她不要找我靴靴

本文配合她的《Medicine》观看更佳http://i3000.lofter.com/post/272ccb_106d7a16(她终于更新了终于艹到将军了!!!我旋转我跳跃我尖叫!)

机战abo设定,把原本的eos大陆换成星系,国家换成星球的设定,基本上全部都是私设了。

太太们!这是我最后的日常!收下吧!

之后就要开始正经开战推主线了,之前的日常就是为了让诺普看对眼做铺垫。


诺克特伸直了酸痛的胳膊用力朝空气中甩了两下,然后继续从推车里拿出几本书去看书腰上的编号,顺手还把书架上几本别人乱放的书给扔进推车里。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随手乱放麻烦死了。”王子殿下一边咂舌一边推着推车在书架间穿行。

“早知道当初说什么都不让那家伙把陆行鸟带回来了……”诺克特愤愤地把那些书挤进书架。

两天前,普隆普特终于正式加入了诺克特带领的小队,他们要去卡宴岬接一直在那里帮忙的伊利斯回基地,诺克特发现普隆普特在用闪闪发光的眼神盯着他的敞篷车看,就像是一个小孩看着橱窗里展示的玩具,但是他又没有勇气说自己想要,只能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

“想开的话就说嘛。”诺克特把车钥匙放到普隆普特的手里。对方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抑制不住激动和兴奋的笑:“交给我吧!”

然后诺克特在上车五分钟之后就后悔了。

“呀吼!!!”普隆普特在漂移过弯时发出亢奋的呼喊,方向盘在他的手中一刻不停地来回旋转,车上的三人为了不让自己被甩出车外手忙脚乱地扯出安全带捆在身上。

“诺克特!你的卡扣在那边这个是我的!”

“那你就插我这边呗?不行你松开就是要谋杀我!”

诺克特感觉世界在旋转,风抽打在他的脸上让他透不过气,他的胃翻江倒海,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口。

“普隆普特!你到底是怎么考的驾照?”伊格尼斯牢牢抓着胸前的安全带,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了,他的眼镜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甩飞出去了,他只能看到面前旋转扭曲的模糊的影子。

“啊?”普隆普特的头发被风吹起露出他发红的脸,他又猛地甩过车尾闪过一个弯道,伊格尼斯想要去掰他的方向盘,但又没办法松开紧抓着安全带的手,“我没有驾照啊?”

“诺克特!!”

诺克特从来都没想过原来车还能开成这样,有好几次他都感觉要侧翻或者撞到围墙了,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活着到了卡宴峡。诺克特在踏上地面的那一刻感动的几乎要哭出来,但他还没来得及为劫后余生感动强烈的呕吐感就找上了他,他蹲在路边几乎把早上吃的东西一点不剩都吐了出来。普隆普特在一边担忧地轻拂他的背。

诺克特好不容易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了才接过普隆普特递过来的纸巾擦脸,他的头一阵一阵地发胀,普隆普特一直在轻拍他的背脊想让他舒服一点,他一把抓过普隆普特的手:“你先给我把钥匙交出来。”

普隆普特瘪着嘴把钥匙放进诺克特的掌心,诺克特感觉自己又重新把生命握在了自己手里,他抓住普隆普特不停揉搓他的脸:“感谢你的不杀之恩。”

“不·用·谢!”普隆普特柔软的脸颊被诺克特揉得变形,他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然后拍开诺克特的手去照看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的情况。

他们俩人也蹲在草丛里吐得七荤八素的,他们简单清理了一下相互搀扶着站起来,伊格尼斯还没走两步就又因为看不清路被绊了一个趔趄,普隆普特连忙上去扶住了他。

“哥哥?诺克特你们怎么回事?”伊利斯被面色铁青的三个人吓了一跳,少女踮起脚把手放在格拉迪欧的额头上,普隆普特注意到格拉迪欧有些不自然地后退了一点:“没事,只是路上有些颠簸。”

“明明都是公路吧?你们说今天早上启程我还以为至少要晚上才能到这里呢,是抄近道了吗?”

“啊,是啊。我们这次走了个特别颠簸的近道哈哈……”普隆普特干笑几声便溜得没影了,一直到伊利斯汇报完情况,格拉迪欧帮她把行李塞进后备箱准备启程的时候他才出现,手里还抱着一只胖胖的黄色毛团。

“普隆普特,你是打算给我们晚上加餐吗?”诺克特叉着腰睨着普隆普特怀里的陆行鸟幼崽,那只又肥又圆的小鸟窝在普隆普特的臂弯里,睁着他乌黑圆润的眼睛看着诺克特,“基地不能养宠物。”

“你不还养了只猫?”

“呃……总之基地不能养陆行鸟,你要实在喜欢下次我们可以去维兹。”

“不不问题不是这个……呃……这孩子好像把我……当成妈妈……了”普隆普特说到“妈妈”的时候压低了声音,他的脸色冒出了红晕眼神在诺克特和小陆行鸟之间游离躲闪。为了证实他说的话,他把小陆行鸟放在地上,小鸟一刻不停地盯着他看,不管普隆普特走到那里它都慢悠悠地跟着普隆普特的脚步。显然这只小鸟才刚出生没多久,走路还有些踉踉跄跄的,甚至时不时会摔倒,但他很快就挣扎着胖胖的身体站起来跟上普隆普特的脚步。

普隆普特又把它抱了起来,用可怜巴巴的语气恳求道:“我找到一个废弃的陆行鸟窝然后发现里面有个蛋。我真的只是摸了一下,是他自己裂开的!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会好好养他的,它还可以帮你吃蔬菜。拜托了诺克特……在这里抛弃他的话这孩子会死的啊……”

“啧!”诺克特在普隆普特小狗般的眼神攻势下举起了白旗。结果为了能在基地养鸟他必须在图书馆当一周的管理员。

诺克特又把一本被乱放的书从书架上抽出来,透过书架的缝隙他看到普隆普特站在对面,他正伸长了手想要去摸书架顶层的书,但即使是他把身体拉伸到最长脸憋得皱成一团却还是差了一点。诺克特趁他专心拿书的时候走到他身侧,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字典用力挥在普隆普特的屁股上。

“啊!”普隆普特下意识地因为被袭击而叫出声,但是他马上捂住嘴回过头恶狠狠地瞪着诺克特作势要打他,“你想打架吗?”

“不想。”诺克特闪身躲过普隆普特的攻击,但是普隆普特没有轻易放弃,诺克特挤得无处可躲只能背靠在书架上,他拿字典的书脊轻点了一下普隆普特的额头,“你在这里干嘛?”

“看书啊,还能干嘛?”普隆普特看到诺克特的眼睛一直瞟向他手里的两本厚厚的书,“我在研究水晶驱动的原理……你别跑让我打回来”

普隆普特凑过去抓住了诺克特的肩膀,诺克特被他逼得已经退无可退,普隆普特湛蓝的眸子越来越清晰里面自己的倒影越看越清楚,普隆普听到了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但不确定到底是谁的,可能是他们两个人的。

“所有的机甲都用魔法驱动的话你不会很辛苦吗?我想试试看把魔法核心和魔导机甲结合看看。”普隆普特的声音近在咫尺,诺克特都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蹭到了自己。诺克特不敢看他,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暧昧,他听到了普隆普特的呼吸声内心直呼大事不妙,然后有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打在他的头上。

“我们扯平了。”普隆普特拿着书笑道,但是他并没有退开,他的手撑在诺克特的身侧,两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气氛越来越暧昧。

诺克特没办法让自己的视线从普隆普特的眼睛里挪开,他实在是太美丽了,他是一个刚强的战士战士却浑身都散发着柔美的气质,他的嘴唇饱满圆润焕发着青春的光彩,他的金发就在诺克特的眼前,近得他的呼吸可以把那些柔软的发丝吹起来,他们像是被具象化的阳光。普隆普特是完美的,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线条都在生得恰到好处,是视觉上看起来最和谐美满的比例,在饱含着力量的同时兼具了柔软的触感。他脸上密集的雀斑好像正好能拼成“可爱”这个单词,他们离得越近诺克特越是觉得他美得不似真人,但也不是虚构的,那些人们虚构的艺术形象也不能比拟他的美好,普隆普特是这世界上最神奇的造物,你无法得知如此完美的人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但是他现在却又站在你的面前分享你的呼吸。

“只有从光里生出来的天使才能这么夺目这么好看”诺克特心想,他把手伸向那片光。

“这里是图书馆,注意一点。”格拉迪欧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普隆普特吓了一跳赶忙后退拉开距离。他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刚刚一直看着诺克特的眼睛此时正尴尬得不知道该往哪放只能看着脚前的地板。

诺克特悻悻地收回手瞪着格拉迪欧,他刚刚就快要碰到他了!

“你别用这个表情看我,怪吓人的。我刚刚听到叫声过来看一看。”格拉迪欧丝毫不理会诺克特几乎要吃人的表情,“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如何了?”

“可好了,你要不要来试试?”

“哈哈我可用不着,你用这些书锻炼身体去吧。不过你们注意点,最近基地里发现了星之病的病例了,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检查不要硬撑。”

“哎?星之病不是……”

“没错,就是使骸病。”诺克特回答道。

“可我听说戴涅布莱不是开发出了新药吗?”

“那个还处于试验阶段吧?不过已经开始作为药物分发了。你们俩可要小心一点哦,这个病据说是通过血液传播的。”

格拉迪欧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样,普隆普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脖子上的项圈。

“不劳你操心。”诺克特把发红的脸缩进领子里,推着手推车作势要去撞格拉迪欧。

“等等格拉迪欧先别走,帮我拿一下最上面那本书。”

那天晚上诺克特久违地喝起了牛奶。

 

“I want ride my chocobo all the days ~”普隆普特每天晚上都会这样唱着自编的小曲带着他的小陆行鸟在训练场边散步,诺克特每天也都会掐准时间来到训练场和他顺路一起走,顺便把他晚饭里的蔬菜偷偷丢给那只圆滚滚的跟在他们身后的小鸟。

这个场景一度被某个高大的alpha说成是夫妻俩在带孩子散步。

普隆普特的手臂总是无意识地擦到诺克特的手臂,诺克特心猿意马地应和着普隆普特的话题,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把这条晃来晃去的胳膊捏在掌心里。

“混合动力机甲已经开始试验了,哇有西德尼在真的是帮大忙了!”

“嗯……”

“不过路西斯的气候真舒服啊,真没想到我还能过上这么惬意的日子,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不是梦哦。”

“也是呢。”普隆普特踮起脚尖伸直双臂伸展了一下身体,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哼哼声。

就像猫咪一样。诺克特看着他,他想要触碰他,就像爱抚他的猫一样。

“我也觉得和做梦一样,最近实在是太太平了。”诺克特说。

普隆普特没有立刻接他的话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尼弗海姆肯定在谋划什么大事,但是他们现在的资源也只够自保和防御,只能在这种时候艰难地喘息等待头顶倒悬的剑刃刺穿他们的头顶。毕竟除了尼弗海姆还有星之病和越来越多的使骸在困扰着他们。

“最近又查出两个人。”普隆普特打开栅栏的门,小陆行鸟回到了自己的窝里。

“我知道。不过好在发现的早病情已经稳定了。”诺克特的手扶着栅栏,普隆普特的手就在他的手边,他们的尾指贴在一起,“你可不要受伤了啊。”

“最不能受伤的人是你吧,王子殿下?”

“我很强的,才不会轻易受伤。”

“我也不弱好吗?”

“也是呢。”诺克特忍不住笑了,他不擅长和普隆普特进行这种严肃的对话,他更喜欢和对方聊轻松的话题,就像他们曾经通信的内容一样,普隆普特的压力已经够大了。

诺克特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普隆普特的手上,他感觉普隆普特的身体几乎要跳起来,但是他忍住了而且也没有把手抽走或者推开诺克特,只是低垂着头。诺克特依稀看到他的耳廓红得像他刚刚扔掉的番茄。诺克特胆子大了起来握住了普隆普特的手。

少年的手很瘦,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握在手心里就像是抓了一把鹅卵石,他的手指上还绑了几个创可贴,可能是在研究机甲的时候受的伤。

“诺……诺克特?”普隆普特的声音紧张得有些发抖,他不敢看诺克特也没办法下手推开他,只能任由王子殿下靠得越来越近,然后他的下巴被诺克特握住轻轻抬起,他看到了和他一样满脸绯红的诺克特。

两人剧烈的心跳产生的震荡从交握的掌心传到对方的身体里。诺克特身体前倾几乎要压到普隆普特的身上,他渴望靠近却又在踌躇,他的脸在月光的衬托下美得像精致的人偶,他的眉心纠结在一起眼里满是焦急但又不敢上前。

“那个……可以吗?”他问道,声音细不可闻。

“都这样了你才想起来问?”普隆普特的呼吸有些急促,诺克特身上若有若无的alpha的气味让他的神志迷离荡漾,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有些冷却无比热烈的夜晚,“别瞎想,干你想干的事就行了。”

诺克特的喉结动了动,他扶着普隆普特的侧脸,让手指放在他的脸颊和侧刘海之间,刘海细碎的发梢扫得他手背发痒,这种瘙痒感又循着他的血液流遍全身。

他在碰到普隆普特嘴唇的同时舔到了他的舌尖。

然后突如其来的警报声撕碎了浪漫的气氛,他们本能地放开对方拔腿朝会议室跑去。


评论 ( 23 )
热度 ( 68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