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十一】

大部分情节和脑洞来自 @狼水母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不适请去挂她不要找我靴靴

本文配合她的《Medicine》观看更佳http://i3000.lofter.com/post/272ccb_106d7a16(她原来还打算在这一章之前完结那篇【催更的凝视】

机战abo设定,把原本的eos大陆换成星系,国家换成星球的设定,基本上全部都是私设了。

本章有一点洛奇X普,不过安心他构不成威胁的……为啥你们看完就知道了。

我特么是真的不会写战斗和打仗……我尽力了【哭唧唧】


“西德尼还没到吗?!这边已经快撑不住了。”失去了水晶水晶之力的王子和他所带领的王之剑只能靠手中的剑刃苦苦抵挡帝国机甲的践踏和肆虐,雷神的身体被长长的楔子贯穿固定,平日里慈祥和蔼的神明哀嚎着对着这些不敬之人放出足以令大地焦黑一片的雷电。却因为干扰器的关系无法伤到尼弗海姆的新式机甲一丝一毫。

路西斯在尼弗海姆的打压下节节败退,眼看着雷神就要和巨神一样在他们的眼前被挟持走。他们的救星——那架还在实验中的混合动力机甲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地上激起无数沾着血腥味的土块。诺克特朝天空中准备回去的货运舰喊了声“谢啦!”便要爬上驾驶室,却突然被一股力道拉住了腰带,诺克特被抓着腰带硬生生从机甲上拽了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

诺克特的屁股疼得像要裂开,他揉着痛处朝把他拽下来的人大喊:“普隆普特!你要干嘛?”

“我去捣毁他们的干扰器。”普隆普特说着就要爬上机甲,诺克特上去拉住了他的脚腕。

“我去。”

“不行,你在这里指挥大家,这玩意现在只有我知道怎么开。”普隆普特挣脱了诺克特的桎梏,坐进驾驶室里输入口令准备启动机甲,他朝诺克特露出轻松的笑脸“放心吧,我还想活到战争结束呢。”

诺克特看着他的笑容,知道他不是在安慰自己:“我会想办法支援你的,你毁了干扰装置就给我发信号。”

“嗯!”普隆普特对诺克特比了个拇指,合上了驾驶舱。

 

洛奇等这一刻很久了,从他的omega逃走之后就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当他看到一架银色的机甲从已经瘫痪的路西斯军队中脱颖而出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牵痛了破裂的嘴角和脸上的伤痕。

他制止了想要将普隆普特击落的队员们,指挥他们继续压制神明,他自己则驾驶机甲冲了上去,将带电的长枪刺入对方的身体。

诺克特踏在贝希摩斯的头上,这些被尼弗海姆驱使的风光无限的猛兽此刻却被路西斯的战士们割下头颅,脖子的连接没有流血而是冒着不详的黑雾,这黑雾像是死亡的具象化。战场上到处都弥漫着这令人不舒服的雾气,就像是死神用他的罩袍蒙住了他们企图把他们都收拢在怀中。诺克特抬头,在天空中漂浮的黑色雾气中可以看到两台机甲在空中不停碰撞擦出火花,就像是绚烂的烟火表演。银色的那台正灵巧的躲避着白色机甲的炮击与追击,但终归还是招架不住对方猛烈的攻势,普隆普特无心恋战只想快些摧毁干扰器,洛奇自然不会让他如愿,他朝普隆普特的机甲倾泻了自己全部的火力还有怒气。

普隆普特的机甲被击中了主引擎,他的胃因为机甲剧烈的颠簸而翻腾抽紧,他听不见声音只能模糊的看到干扰装置散发的有着红色光芒的奇怪力场,他开足马力向那到红光撞去,洛奇强硬地用自己的机甲阻拦他,却被从天而降的雷电劈中,驾驶舱的灯光忽明忽暗,显示屏上不停弹出错误和乱码,普隆普特推着他一同撞向干扰器。

诺克特听到远处传来了爆炸声,随即路西斯机甲的动力源一个接着一

个地亮了起来。尼弗海姆的压制结束了,战争又一次拉开帷幕。

“正面突破!”路西斯的王子下令道。

“为了家人,为了家园!”

路西斯的战士们高喊着,操纵复活的水晶机甲投入战场。大地在炮火的胁迫下震颤不已,破碎的机械将伴着鲜血和碎肉在这片被黑雾笼罩的大地上腐朽,变成散发着恶臭的养料。

普隆普特朦胧中听到炮火声,他艰难地睁开眼,血流进眼睛里糊住了他的视野。他的身体被变形了的机甲卡住,每呼吸一次都能感觉到胸腔传来的剧烈的疼痛还有喉咙里发出的骇人的呼吸声,好像他的身体里有什么猛兽在发出愤怒的低吟。普隆普特拖着除了疼痛一无所有的身体从机甲驾驶舱里爬了出来。他仰面朝天躺着,鲜血从口中不停冒出,他的视线糊成一团,耳朵里充斥着蜂鸣声,他的呼吸在痛苦中越来越轻。战争也好,伤痛也好,这些都要离他远去了。他感觉身体在变轻,他就要轻松了。

然后他感觉到身体的某处有个东西在燃烧,热量顺着他的血液流经他的身体,他又重新感觉到了生的重量与疼痛。他伸手摸向热源产生的位置,只找到一小片正在燃烧的红色尾羽。

红金相间的羽毛燃烧殆尽,普隆普特的身体得以恢复,他看到掠过他头顶的雷加利亚,雷加利亚正在追击两架逃窜的敌机,他突然放慢了速度。

普隆普特对着天空竖起拇指。

雷加利亚再次驶向黑雾弥漫的战场,而普隆普特则是回过头面对他的苦难。

洛奇举着枪站在他的面前,他在机甲坠毁的时候及时把自己弹射了出去所以并没有像普隆普特那样受致命伤。但是他身体裸露的部分都缠满了绷带,就连那张英气逼人的俊俏的脸也被遮住了半边。他用仅有的一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普隆普特,他的眸子就像是燃烧着的蓝色烈焰,如果是过去普隆普特可能在看到这片蓝色火光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灼伤了,他平举着枪的手上缠着已经粘了灰尘还有血污的绷带。他看起来就像是被一个军队的人按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能消磨掉这位尼弗海姆的年轻精英眼中的神气与骄傲。

“普隆普特。”他说话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可是非常想念你啊。“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普隆普特的手中幻化出水晶凝结而成的手枪。

枪声消失在炮火声中。

 

诺克特被好几台尼弗海姆机甲团团围住,他推动操纵杆在包围圈中和敌人周旋想要找到破绽,带着闪电的积雨云在头顶翻腾盘旋,即使是解除了尼弗海姆的控制,神明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战胜这些不停冒犯他的机甲,他们是专门的弑神者,是神授予索尔海姆的古老力量。诸神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曾经扶持守护的古代文明现在却成为了他们的软肋和刺入他们胸膛的利剑。

“失去联络?我明明看见他了!可恶……这些家伙烦死了!”诺克特烦躁地对着通讯设备大呼小叫,生气之余还不忘冲迎面而来的帝国机甲发射导弹。

“将军已经过去了,战斗一定要冷静,诺克特。要注意周围……”

“是是是!”

“我找到他了,现在就过去。”科尔说着,关掉了通讯器。诺克特终于可以专心面对面前的敌人了。

 

普隆普特喘着粗气骑在洛奇的胸口上用枪指着他的额头,洛奇的枪在打斗中用完了子弹,对方长着和自己一样的金发和蓝色的眼睛,他的身上有好几处擦伤,伤口里冒出粘稠的黑色液体,但即使这样他的脸上也没有半点窘迫,他依然高昂着下巴,好像是他在压制着普隆普特。

“不开枪?”他笑了,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你这么想死吗。”

普隆普特强忍着双手的颤抖用枪管顶住洛奇的额头,他咽了口唾液,瞪大眼睛想让自己看起来凶狠一点。他应该是恨洛奇的。他这么对自己说。可是他又想起了过去包容他,偷偷指导他格斗的那个洛奇,那个有点婴儿肥,总爱摸额前刘海的小少年总是刻意摆出一副严肃的为人师表的脸,然后用合适的力气击中普隆普特的破绽。那个时候的洛奇一点都不暴躁,他会耐心地告诉普隆普特驾驶机甲的技巧,会偷偷在普隆普特身心俱疲的时候往他手心里塞一颗糖。

那样的洛奇去哪里了?是谁带走了他?曾经那个温柔的,陪伴自己成长的洛奇握住了普隆普特的手,他扣不动扳机。

“呵,没用的东西。”洛奇突然抬手把自己手里的手枪砸在普隆普特的鼻子上,普隆普特被他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懵了,他感觉有一股热流涌到自己的嘴巴和下巴上,洛奇趁他本能地护住鼻子的时候挺身把他掀翻在地,顺势骑到普隆普特的身上掐住他的脖子猛击他的脸。

普隆普特虽然被砸得眼冒金星,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用手臂护住头部。他的小臂被洛奇打得疼得发麻,然后洛奇的拳头击中了他的胸口。

“哈啊……噶啊!”普隆普特肺中的气都因为强力的挤压被悉数吐出,每次呼吸胸口都会感受到剧烈的疼痛,这股疼痛让他几近昏厥又强行敲打他的神志让他清醒。他想起来了,想起来原来呼吸是这样一件痛苦的事。过去在尼弗海姆的时候他早就习惯了如何在痛苦中呼吸和生存,怎么和疼痛共存。但是在路西斯和戴涅布莱的日子太过惬意了,他忘记了自己从来都是生存在伤痛中的,现在他终于想起来了,呼吸原来是这么沉重的一件事。

他嘴里涌出黑色的血,这些血液接触空气变成凝结在战场上方的不详的黑雾,洛奇掐着他的脖子用枪抵住他的太阳穴,却用拇指摩挲着普隆普特的下巴。

下巴传来的指腹擦过的触感让普隆普特的胃一阵抽紧,他又吐出一口污浊的黑血。

“不知廉耻的东西。”洛奇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普隆普特看到记忆里透亮的蓝色眼睛里满是浑浊的翻腾的黑雾,他的脑子一涨一涨地疼,根本处理不了听到的话。

“居然还去戴上这种玩意,你这么想做路西斯的走狗吗?”洛奇用枪点了点普隆普特颈间的项圈。

“啊,我知道了,你是爱上那个alpha了吧?哈哈!多么可笑,你和他上床了吗?毕竟你们omega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取悦人啊。”

“住口……”

“真是不知羞耻,”洛奇朝普隆普特的脸上狠狠地啐了一口,“你这个肮脏的不知感恩的东西,你以为你是靠着什么活到现在,嗯?明明靠着我的恩泽在苟延残喘,却跑去和别的alpha厮混。”

洛奇丢掉枪,猛地把普隆普特拉进自己,他们从来没有靠得那么近过,他盯着普隆普特几乎快要失焦的眼睛里自己的倒影:“但是太可惜了啊普隆普特,我们才是天生一对。你,我,我们才是同类,怪物居然还妄想爱情?真是笑死人了!你可要小心了啊,说不定那个你深爱的alpha上完了就把你送进实验室了。你看看自己的伤口吧,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吧?你看得见的吧!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样子,只有我才是真正理解你的那个怪物啊!普隆普特!看着我的眼睛,你逃不掉的……”

普隆普特大概知道洛奇在说什么,却又好像不是那么清晰,他看着洛奇额角的伤口流出的黏稠的黑色液体,洛奇的眼睛里也开始流出这种液体,他们顺着他俊朗的脸庞据记载下巴上,像是黑色的粘液怪。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里也流着这种血液。

“愚蠢又无知的omega,即便是继承了高贵的血统却还是低贱的物种,你活着的使命就是为我诞下新的怪物,索尔……”

洛奇的话语戛然而止,恶臭的黑血溅在普隆普特的脸上,顺着他半张的嘴流进口中引起喉咙的一阵收缩。普隆普特的喉咙口紧得难受,嘴里全是血液的腥臭,他想要呕吐想要大叫,但是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洛奇的尸体倒在他的身上,头上的弹孔正对着他的脸,血液和脑浆一股脑地流到他身上。

普隆普特差点又忘记了,战场就是这样,稍有不慎就会尝到友人的鲜血。

科尔找到普隆普特的时候他的身上满是血污漠然地躺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具金发的尸体,科尔喊他的名字却也没有半点反应,要不是他的鼻子还在呼吸,科尔差点以为他已经死了。

他降落完毕后普隆普特还是没有半点反应,这个地方随时有可能被炮火和落雷击中,无奈之下科尔只能跳出驾驶舱,背起完全失神宛如一个被弄坏的玩偶一般的普隆普特。

普隆普特感觉到了温度,不是血液,不是尸体,也不是被赠予的不死鸟羽,是真的活人的温度。这个人还活着。这个触碰他的人还活着,他自己也活着。普隆普特干涸的眼睛里流出眼泪冲掉了他脸上的污垢。他闻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是他曾经和诺克特一起在伽迪纳的海边闻到过的大海的味道,还伴着一股淡淡的,和那股气味截然不同的温柔的香气。


评论 ( 28 )
热度 ( 61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