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十二】

大部分情节和脑洞来自 @狼水母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不适请去挂她不要找我靴靴

本文配合她的《Medicine》观看更佳http://i3000.lofter.com/post/272ccb_106d7a16(【催更的凝视】

机战abo设定,把原本的eos大陆换成星系,国家换成星球的设定,基本上全部都是私设了。

开头的黄毛不是loqi,这章原本构思了一堆结果写出来无聊的一塌糊涂……等加班结束再好好改算咯……


普隆普特在炼狱中行走。

他的脚下是散发着刺鼻气味的被烧焦的尸块,放眼望去世界都被鲜血染红了,遥远的火光望不到尽头,有一个人牵着普隆普特的手拉着他前进。那人的细软的金色发丝被热浪吹起,在这篇被阴云笼罩的战场中散发着太阳般的金色光芒。

“要去哪里?”普隆普特站住脚,他回头张望却怎么也找不到除他们之外的人。

那个人被突然停下的普隆普特扯了一下,他回过头冲一脸不安的普隆普特笑了笑,剥了颗糖球塞进普隆普特的嘴里。

苦涩的糖球在普隆普特的嘴里化开,他被苦得喉咙收紧,他想要把糖球吐出来,可是那人把手指放在他的嘴唇上,他没办法张口,只能任由苦味在口中蔓延。

那个人没有松开拉着普隆普特的手,他凑了过来,和普隆普特别无二致的湛蓝的眸子被火焰点亮,像是反射着粼粼阳光的海浪。他凑近普隆普特,隔着手指亲吻他。

普隆普特屏住呼吸,口中的苦味更重了。

那人对着普隆普特笑了,眼睛和嘴角流下黑色的淤血,他的皮肤惨白一片,黑色的淤垢若隐若现地顺着他皮肤下的血管中流淌,他的眼睛暗淡无光,只有不停溢出的浓稠的黑血,他的拉扯着自己的嘴角,朝普隆普特露出惨淡的笑。

普隆普特被惊醒后闻到了消毒药水的味道,他从医务室的床上猛地坐起,惊动了趴在他床头的诺克特。他大口喘着粗气,额角有汗水流下来。他还能呼吸,他还活着。普隆普特伸手在自己的脸上胡乱摸着想要确定自己是普隆普特,他俊俏的脸被自己揉成一团,从指缝中还能看见他因为惊恐而瞪大的双眼。

“普隆普特?”诺克特以为他被梦魇住了,想拉他的手或者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不要碰我!”

普隆普特在诺克特触碰到他之前用力打开了他的手,他在诺克特的脸上看到了惊讶和失落的神色,这是他最不想在诺克特脸上看到的表情,他突然感到害怕,害怕诺克特对他露出这种失望的表情。

被打落的手臂垂在床边,然后普隆普特看着他们中间从一个尴尬的距离迅速缩短,诺克特皱着眉看着他,他看起来像是要哭了。这不公平,明明污浊的那个人是自己,受伤的是自己,最应该悲伤的人也应该是自己才对,他也不想要拒绝诺克特,但是难道他要把星之病传染给他吗?他想要恳求诺克特不要露出这种表情,他蹙起的眉心揪着他的心,弄得他也想哭了。

他的对不起还没有说出口,诺克特就已经抱住了他:“吓到你了对不起,但是已经没事了……你已经安全了,不要害怕。”

普隆普特很清醒,他没有沉浸在噩梦里,可是对他而言哪怕从梦中醒来也只是面对另一个无法逃避和苏醒的噩梦。诺克特的体温很暖和,这让他想起他在尼弗海姆的时候总喜欢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这让他有一种像是被拥抱了的安全感,他只有这样紧紧抱着自己才能勉强入睡。但是诺克特的怀抱比行军被厚实得多,也温暖得多,这个体温也曾经在某个寒冷的夜晚包裹着他一同入睡,那夜普隆普特睡得很沉,没有噩梦,也没有看到那些绝望的看着地狱的眼睛,他在这个怀抱里感觉到了人间的温度。原来人间那么温暖,要比地狱舒服多了。普隆普特这么想着,但又清醒地意识到这个温暖是不属于自己的,他是从地狱来的,如果贪恋诺克特的温柔的话只会伤害到他,所以他必须把他推开。

这是为了诺克特。普隆普特对自己说。

他在用力推搡对方肩膀的时候感觉到撕裂身体的疼痛,但是不管他怎么挣扎敲打都没办法挣脱诺克特一点点收紧的拥抱,诺克特告诉他已经没事了,不要害怕。

“有我在,你不要害怕。”诺克特说,他为了不被挣脱把普隆普特压在床上,普隆普特的挣扎变弱了,他用掌心轻抚对方柔软的金色碎发,侧过头亲吻普隆普特的鬓角,“已经没事了。”

普隆普特感觉到细密的亲吻落在他的耳际和侧脸,像是蝎子鞭抽打在他的身上,诺克特的拥抱充实了他,却又变成了紧束着他的苦行带。alpha身上好闻的气味让他慢慢感觉到了安心,他想被诺克特拥抱,甚至觉得就这样被他占有大概也不坏,他想一直被这股气味包围。

但是他不能。

即使是放弃了挣扎他也没有去回抱诺克特,他用尽十二分的力气把涌上鼻子的酸意和胸口的痛楚压了下去:“诺克特,我的肋骨骨折了。”

“啊!对不起!”诺克特手忙脚乱地松开了普隆普特,普隆普特的胸口因为压迫被撤去又是一阵疼痛,普隆普特疼得忍不住皱眉。

诺克特把手撑在他的身体两侧,他想打死那个莽撞的自己:“你没事吧?很痛吗……对不起。”

“没……没事。”普隆普特的眼角湿了,他的头发被汗水散乱地粘在额头上,他朝诺克特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谢谢你,诺克特。”

好不容易把一脸睡眠不足的诺克特赶了回去,普隆普特坐在床沿看着空无一人的椅子和椅子上皱巴巴的还略带温度的毯子,他把毯子拿起来,他经常看到诺克特在休息室偷偷裹着它睡觉,毯子上沾染了alpha的味道和体温,普隆普特抱住这条毯子躺在床上,让它包裹着自己想象这是诺克特的怀抱。他的依恋在气味和温度的催化下引导他的身体起了反应,他把自己裹得更紧,但还是不够,他想要触碰,想要爱抚,想要亲吻……他想要被进入,想要被诺克特标记。

“哈啊……诺克特……诺克特的……”

他拽紧毯子的一角,想象诺克特正握着他的手然后覆上他的身体。

“唔……喜欢你,好喜欢你……诺克特啊……”普隆普特低声喘息,他的唾液滴在毯子上把上面柔软的珊瑚绒弄成湿哒哒的一簇,唾液散发出他的味道,他的汗水和其他体液也沾在了毯子上,现在这条毯子上也混入普隆普特的气味了。

我把它弄脏了……我污染了它。普隆普特难过地想,因为手上和下半身粘腻又不舒服的触感摆动身体。

他看了一眼挂钟,现在是凌晨两点。

他决定去浴室擦个身。他甩开那条被弄得脏兮兮的毯子,把它扔进公共的换衣篓,拿了换洗衣服走向公共浴室。

普隆普特在午夜的基地里慢悠悠地走着,反正也没有人在。他临走时还不忘把病房的门窗敞开好让晚风吹散里面的气味。普隆普特现在想想感觉还真是丢脸,自己居然对着别人的毯子做了这种事。

“普隆普特?”

一个困惑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打断了普隆普特的自哀自怨,他被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科尔将军的发梢和脖子还在滴水,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手里拿着换洗衣服,显然是刚刚洗完澡。他看到普隆普特也十分惊讶,下意识地捏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毛巾。

“将……将军阁下!”普隆普特立马立正敬礼,“这么晚了您还不睡吗……”

“哦……我洗完就去睡。你的伤好点了吗?”

“哈哈已经好多了……今天真热啊,我也睡出一身的汗。”普隆普特笑着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和科尔寒暄了几句便逃似的快步走去浴室。

等他走了以后科尔才把手从挂在脖子上的毛巾上放下来。

 

诺克特发现普隆普特在疏远他,自从雷神之战结束后他总是把自己闷在机库里完善他的新机甲,据说研发过程很顺利已经可以投入生产了。另一边尼弗海姆的军队也一直在推进,科尔和格拉迪欧一直在前线奔走,诺克特和伊格尼斯则留在基地谋划指挥。所幸有了普隆普特研发的混合动力机甲他们不必惧怕尼弗海姆的干扰器,前线也频频传来捷报。诺克特可以肯定普隆普特不是因为战争的原因疏远他。

难道是他偷偷给陆行鸟喂他不吃的蔬菜把它养得超重所以普隆普特闹变扭了吗?还是说那时候的接吻冒犯到了他?但是有哪个人被冒犯了还会张开嘴和冒犯自己的人接吻啊!再仔细想想……最近有发生过什么吗?

诺克特绞尽脑汁,却还是得不出结论,普隆普特现在和他几乎都没有肢体接触,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接近普隆普特也闻不到他的味道了,他原本以为他们能在一起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结果现在却变成这样。诺克特越是被普隆普特疏远就越是想念他之前和自己腻在一起的日子。诺克特觉得再不能和普隆普特接触,不能闻到他的气味看到他的笑脸自己就要暴走了。

他在训练场找到了普隆普特。金发的青年坐在训练场周边的长凳上,他的小陆行鸟蹬直了腿,仰面朝天四仰八叉地躺在他的大腿上睡觉。诺克特紧挨着普隆普特坐下,在他坐下的时候普隆普特偷偷往旁边挪了挪。

他们两人一个看着满天星辰,一个看着脚前的地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从战斗的形势聊到路西斯历史再聊到对方曾经写过的信,最后扯到如何给陆行鸟保养羽毛。

“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往小小的窝里扔剩菜。他吃了油盐毛都要秃了。”

“啊?原来陆行鸟也不能吃这些东西啊……嗷我是说,谁这么缺德!”

“是啊,是谁哦……”普隆普特用眼角偷瞥诺克特,对方正红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看。

诺克特盯着地上的石子看了好半天普隆普特也没有说话,他偷偷抬头朝普隆普特的方向看去,金发青年正挑着眉在看他。

“好啦好啦!我错了我不会再给它吃剩菜啦!”

普隆普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诺克特又羞又恼,他赌气似的朝普隆普特的身边挤过去用身体撞了他一下顺便挨着他坐。

普隆普特被他撞得“哎哟”直叫,他腿上的陆行鸟也被震醒了,他从普隆普特的腿上跳下来往鸟窝的方向跑去。

“你把我的小小吓走啦。”普隆普特笑着抱怨道,顺便朝边上挪了挪避免和诺克特贴在一起。

诺克特不依不饶地往普隆普特身上蹭,他俩竞赛一般从长凳的这头挤到那头,然后普隆普特坐到了长凳外面一屁股摔在地上。

“疼死了!诺克特你到底要干嘛?”

“抱歉,快起来吧。”诺克特急忙向普隆普特伸出手,但是普隆普特并没有借他的手而是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他用手在裤子上拍打想拍掉粘上的尘土。诺克特有些尴尬地缩回刚刚伸出去的手,普隆普特绕到他旁边重新坐下,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们因为这个距离陷入了沉默。

诺克特耐心地等待着,期间一直看着他的鞋子,白色的球鞋上沾了不少泥土,明天要拿去给伊格尼斯洗了。他心想。他在等普隆普特开口,他是个聪明的人肯定早就看穿了自己的来意,他希望普隆普特能对他倾诉,希望他能在陷入苦恼的时候拥抱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推开他,他相信普隆普特能够读懂他的心意。

普隆普特几次想开口又都放弃了,时不时发出因为放弃想说的话产生的吸气声,诺克特继续一言不发地盯着地上小小的黄色羽毛。

普隆普特终于下定决心,他用非常平静的语调说出了这句他之前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话:“诺克特,我生病了。”

“吃药了吗?”

“……吃了”

“那不就好了。”诺克特终于看他了,他朝普隆普特露出笑脸,“别担心,吃了药你就会好起来的。”

“是啊……”普隆普特沮丧地赞同道。

 

普隆普特把手机塞进双肩包里,又往包里塞了一瓶水。除此之外他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需要带走的东西了。房间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但是这些他已经熟悉的东西并不属于他。他也不属于这里,普隆普特觉得自己大概也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每天都严格按时按量吃药,但他的病情依然没有丝毫好转反而还在恶化。他厌恶这样的自己,这样污浊,可憎,迟早变成怪物的自己应该消失才对,这样才是最适合他的结局和归宿,而不是真的像个人类一样去和别人相爱。

普隆普特走到门口,又环顾了一下这个他一定会无比怀念的房间,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纪念品里翻出一个陆行鸟拟饵揣进兜里,这才心满意足地拉开房门准备离开。

然后他看到了站在门前正在犹豫要不要敲门的诺克特。

他们看到对方的一瞬间都愣住了,诺克特看到了普隆普特身上的背包和桌子上放着的药片,还没等普隆普特关上门就被他一把推回房间。

“你要做什么?”诺克特生气了,他皱着眉等着普隆普特肩上的包带,蓝灰色的眼睛里因为气愤而微微泛红。

“没……没什么,我只是去散步。”

“那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现在想休息了。”

普隆普特一步步向后退,诺克特步步紧逼,他在踏入房间的时候闻到了浓浓的消毒水味,这个刺鼻的味道盖住了omega的房间特有的信息素的味道,诺克特又生气又难过。他把普隆普特逼得缩进墙角。对方把自己挤成一团紧闭双眼。

“普隆普特。”诺克特扶着普隆普特的脸想要去亲吻他,普隆普特赶忙捂住他的嘴,恳求他不要这么做。

于是诺克特只能改成紧紧把普隆普特搂在怀里,普隆普特想要把他推开,他大声说这个病是会传染的你快滚开,我会变成怪物的!放开我啊你想被传染吗!!但是不管他说什么诺克特都不为所动,他不顾普隆普特的威胁和挣扎抱住了他。普隆普特的身体看着肌肉发达,但是真的抱在怀却感觉他单薄得像纸片,怀抱里的躯体有着不输于女孩子的柔软触感,虽然诺克特从来没抱过女孩子,但是他猜可能就连女孩子都没有普隆普特柔软。

“你应该跟我商量的。”诺克特把头埋在普隆普特的肩头,深吸了一口他心心念念了好久的信息素。

“对不起,”普隆普特把手轻轻搭在诺克特的后背上,却不敢拥抱他。

“不要道歉。”

诺克特轻拍普隆普特的后背,把他抱得更紧了,对方在他怀里挺直了腰背:“普隆普特,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普隆普特不敢回答他,他偏过头去不敢看诺克特的眼睛,他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和诺克特约定什么,他害怕看到诺克特的眼神,只要和对方对上视线自己就彻底输了。

“不要放弃,普隆普特,不要放弃你自己。”诺克特捧着普隆普特的脸和他额头相抵,普隆普特看到王子殿下正露出委屈的神色,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我们明天就去戴捏布莱找露娜,她一定可以治好你的。求你了,不要放弃自己啊……”

诺克特的声音越来越哑,到最后他的声音被他自己的哽咽声堵住了,说话声音含糊不清:“拜托你了,和我一起活下去吧!”

普隆普特在被诺克特发现的时候和被对方不顾一切地紧紧抱住的时候都没有哭。但是现在眼泪却一下子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泄而出,普隆普特一吸气就开始打嗝,连一个完整的词语都说不出。他明明没有受伤,明明是在恋人温暖结实的怀抱里,却感觉到了被剑刃剖开皮肉取出心脏才有的尖锐的疼痛,他感觉自己在滴血。

最后他攥紧了诺克特的外套,一会儿咧开嘴像是要笑,一会儿又抿着唇想忍住哭声,眼泪一个劲地流,好像这个身体里的水分是怎么也用不完的。他到最后还是说不出一个字,干脆抱着诺克特嚎啕大哭起来。


评论 ( 29 )
热度 ( 69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