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十三】

大部分情节和脑洞来自 @狼水母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不适请去挂她不要找我靴靴

本文配合她的《Medicine》观看更佳http://i3000.lofter.com/post/272ccb_106d7a16(可惜这位的结局被代码耽误了

机战abo设定,把原本的eos大陆换成星系,国家换成星球的设定,基本上全部都是私设了。

下章标记,这么说了应该能猜到普普给了脑壳什么东西了吧嘿嘿嘿。

本章和下章都会有nyx和露娜的cp

我是真的觉得卢彻长了个中央空调的脸】


跃迁结束了,普隆普特松开了他身上的安全带,用力拉伸胳膊和背脊,口里发出满足的哼哼的声,他因为星之病被暂时隔离在这个小客舱里,所以不用担心自己发出的声音会丢脸。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应该还有五分钟就能到戴涅布莱了,普隆普特的心情很愉快,他用口哨吹出欢乐旋律,心想不知道露娜大人过得怎么样。

不过不能最后再和诺克特独处一会儿有点可惜。普隆普特心说,他百无聊赖地用手指沾了水在桌面上勾勒出诺克特极富个性的发型的形状。当指尖的水珠随着摩擦干涸了之后,舱门打开了,诺克特一个闪身钻了进来。

“诺克特?”普隆普特站起身,“你到隔离舱来干嘛?快出去。”

“就剩下几分钟了,我想和你说会儿话。”诺克特一屁股坐在普隆普特对面的椅子上,隔着桌子冲他笑了笑,好像他们是出去郊游的。

“你应该用内线电话,万一你被传染了路西斯就完蛋啦,快出去。”普隆普特做出赶鸟的架势想把诺克特从椅子上轰起来,诺克特索性趴在桌子上,用手抓住桌子的两边,偏过头去不看普隆普特,气得普隆普特抓着他的胳膊就要把他从椅子上拽起来。

“我才不要打电话!要说什么话就堂堂正正当面说。”诺克特被普隆普特拉扯着往门口拖去,他压低重心半蹲在地上,运动鞋的橡胶底因为摩擦地面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

“靠你怎么这么沉……”

“我是强壮!我可是有腹肌的。”

普隆普特拖不动诺克特只能放弃后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普隆普特的脸颊因为不满而略微鼓起,他把双手抱在胸前假装自己很生气的样子。诺克特看见了他眼底的笑意,伸手捏了捏他用力吹起来的如金鱼一般鼓鼓囊囊的脸颊,普隆普特含在嘴里的气被捏了出来发出“噗”的声音,他憋不住和诺克特一起大笑起来。

“露娜说她会为你使用拔除病毒的魔法,”诺克特捏完普隆普特的脸后并没有松开他,而是顺势用手抚上他的脸,“你会没事的。”

“嗯。”普隆普特答应道。

“已经快到了,我得回去假装我没来过才行,格拉迪欧可烦了。”

“等一下!”

就在诺克特起身准备走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把手放在桌子下面的普隆普特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他的手紧紧握住诺克特的掌心,诺克特感觉到有一个硬邦邦的小东西隔在他们中间,他想接下那个东西,但是普隆普特还是牢牢地握住他的手,他只能回握普隆普特汗津津的手,顺势握住了他送过来的东西。

普隆普特的蓝眼睛盯着诺克特,他的眼睛里像是有一方晴空:“我会努力,加油,活下去。所以……”

他抿着嘴,喉结上下滚动了好几下却还是没有说下文,诺克特捏了捏他的手:“我会等着你,我在奥尔缇榭等你。”

普隆普特紧紧抿着唇,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微笑又好像是在忍住哭泣:“谢谢你,诺克特。”

“啊,我也是。”王子殿下柔声说。

 

戴涅布莱的王室隆重地欢迎了路西斯的王子殿下,但是在飞船落地的时候诺克特接到前线吃紧的战报,只能放弃了戴涅布莱为他接风举办的晚宴,诺克特在心里松了口气,毕竟戴涅布莱的食物百分之八十都是蔬菜,如果在对方的晚宴上剩下百分之八十的食物未免太失礼了。

所以他只是匆匆和露娜打了招呼,并且和她约定好一周后去出席在奥尔缇榭举办的拍卖会。

“记得和我联络。”诺克特对普隆普特说。

“我会的。”

诺克特又和露娜说了些别的,他接过露娜手中厚厚一沓报告夹在腋下,临了准备走了还不忘嘱咐普隆普特:“千万别忘了给我打电话,每天都要打。”

“星际长途给报销吗?”

“当然。”

诺克特往回走了几步,随行的格拉迪欧和伊格尼斯跟在他身后,他在准备踏上飞船的时候又回头冲普隆普特喊:“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

普隆普特听到他身后有人没忍住发出笑声,他偷偷瞥了一眼看到露娜的脸上也带着微笑,他感觉自己的脸烫得要烧焦了。

“我都记住了。”尼克斯用拳头遮住他笑得怎么也合不上的嘴角,他放弃了可以在训练场正大光明胖揍利波斯特和卢彻的机会跟着露娜来迎接路西斯的王室,结果却被恋爱的酸臭味熏得得几乎睁不开眼。露娜听了他的话和他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普隆普特又来到了他喜爱的戴涅布莱,道路的两旁开满了吉尔花,像是靛蓝色的海面,偶尔有风吹过会形成柔软芬芳的波浪,王之剑驻戴涅布莱部队的训练场附近也开了不少花,它们在岩石的缝隙中顽强地生长,好像只要有阳光和一小捧土壤他们就能绽放。成片的吉尔花向他们张开花瓣,狭长的蓝色花瓣有时会被风卷到天上,变成戴涅布莱天空的一部分。

“哟,这不是那个……那个修理工?你还没和王子殿下结婚吗?”利波斯特看到跟着尼克斯走进训练场的普隆普特大声说。所有人的人,包括正在对打练习招式的,都一瞬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普隆普特和他脖子上的项圈。

“啊……啊?”

“传言说你们连孩子都有了。”卢彻说,“你怎么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你们消息怎么这么灵通,路西斯的报社不找你们真是损失了一个亿!”

“你别看他瘦了吧唧的,跑起来比我快多啦。”尼克斯向卢彻摊开手掌

“我这次是来找大英雄算账来的。”普隆普特看向尼克斯,对方睁大了眼睛,脸上写着:“管我什么事”

“我在路西斯看到了真的魔界花,和你那个贴纸完全不一样,你那个是诈骗。”

“怪我咯?”路西斯的大英雄满不在乎地说,伸出手指弹了一下普隆普特的额头,“就你还找我算账?嗯?”

“你等着吧!”

两天之后他们确实在这里比试了一场,普隆普特输得毫无还手之力。

尼克斯战斗的时候和他平时调笑的时候完全就是两个人。普隆普特在他身上看到了猎食者才有的姿态,仅仅是摆出架势对峙普隆普特就已经输了,尼克斯是天生的猎手和战士,战斗的本能镌刻在他们的基因中。尼克斯把被他摔懵的普隆普特拉起来,帮他拍掉背上沾的尘土。

“这是几?”卢彻伸出两根手指竖在普隆普特的面前

“3,你别晃来晃去的,我看着头晕。”

“你们说这下尼克斯得看多久的大门?”克劳问。

“无期徒刑!”利波斯特振臂高呼,尼克斯从背后重重地捶了他一拳。

 

 

“总之一切都很顺利,真不愧是露娜大人啊……她就轻轻抵了一下我的额头我就感觉到了来自神明的力量。我感觉到了生命的伟大!露娜大人太伟大啦!喂喂诺克特,这就是神使的力量吗?露娜大人真的太厉害了啊!”普隆普特趴在窗边和诺克特打电话,成功康复的他今天心情格外的好,虽然在比试中输给了尼克斯,但是能够和路西斯的大英雄对练不论输赢都是一个吹牛的资本。普隆普特把胳膊搁在大理石制的窗台上,每次和诺克特打电话都会不知不觉聊上几个小时,每次挂断电话之后才发现手臂都酸得要断了。他眼前突然出现了长得看不到尽头的电话帐单,还有伊格尼斯扶着额头头疼的样子。想到这些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引起电话那头诺克特的注意:“你在笑什么?”

“在想路西斯的财政赤字。”

“哼嗯……你说得很对,不如我们把陆行鸟卖了?”

“你休想碰我的小小!”

“他现在已经可以改名叫臭臭了。”

普隆普特笑得差点拿不住手机。戴涅布莱的夜晚总是伴着凉凉的风还有树叶摇曳的沙沙声。那来自自然界的声音让普隆普特浑身放松,他拖了把椅子到窗边,椅子腿划过光滑干净的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声,普隆普特听到电话那头的诺克特吸了口气,他赶紧把椅子搬了起来放到窗台下。

他们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说是聊天但是基本上都是普隆普特在絮絮叨叨地说今天发生的琐事。什么露娜大人的狗舌头变成了蓝色,兽医找不出缘由所有人都紧张极了,最后发现是它吃了一堆吉尔花把舌头染成了靛蓝。还说他今天看到有一只胖得活像个橄榄球的猫被困在树枝上,他上去救猫的时候不小心踩断树枝双双掉下来,围观的王之剑们为了救猫瞬移撞在一起,最后谁都没接到猫的事。

诺克特大部分时候都在安静的听,偶尔穿插几句诸如“是吗?”“还能这样?”或者笑几声作为回应,普隆普特听到对面有纸页翻动的声音,诺克特的声音时近时远,他打哈欠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后来普隆普特听到易拉罐被打开的清脆的声音,还有大口喝水的吞咽声,末了还有一声满足的叹息和饱嗝。

“诺克特,你现在很忙吗……”

“你别管,继续说。”

“会影响你的吧。”

“不会。”诺克特说,“你没声音我反而会分心。”

“哎……王子殿下的习惯真奇怪。”普隆普特笑道,随即他被窗外的景象吸引了注意力。

他看到露娜站在树下等待着什么,没过几秒钟他看到尼克斯从王之剑宿舍的方向匆匆跑过来,他朝露娜歉意地摆摆手,露娜微微点头作为回应。

随后尼克斯又和她说了些什么,普隆普特感觉到了他们之间微妙的亲密感,露娜芙蕾雅大人和他说话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感觉。

具体是什么感觉?普隆普特说不上来,但是他能确定——这不是普通的贵族对待手下士兵的态度,虽然他们不可能发现他,但普隆普特还是屏住呼吸把自己藏在窗框后面,耳边是诺克特的声音;“普隆普特?普隆普特你在吗?”

随后普隆普特看到尼克斯大大方方地执起露娜的手,没有行礼也没有下跪。他握着露娜芙蕾雅的手,在手背上印上了一个吻。

普隆普特跌坐在椅子上,却因为没有坐好从椅子的边上滑了下来,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还有吃痛的惨叫。

“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对面的诺克特着急了,普隆普特听到椅子摩擦地板时那尖锐刺耳的声音。

“诺……诺克特啊啊啊啊啊……!”普隆普特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我失恋了……”

“哈啊?!”电话那头传来王子殿下诧异的惊呼还有接二连三的,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第二天普隆普特脸上的抑郁气息凝结成两块大大的青黛挂在眼睛下方,大家都以为是因为即将启程前往奥尔缇榭导致他激动得睡不着觉,尼克斯还打趣他:“你是小孩子吗?要出门玩了激动得睡不着觉。”

普隆普特看着这个导致自己睡不好的罪魁祸首,想用眼睛释放杀气狠狠地刀他一下,然而对方却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愤怒。

“你不是每天都和你的王子殿下打电话吗?”利波斯特揽住普隆普特的脖子,“上次我还看到你们讨论应该谁先挂电话讨论了一个多小时,还能有比你们更无聊的人吗?”

“这不还有你吗?”普隆普特看着这些闲得只能八卦的守卫军们,天知道为什么尼弗海姆袭击了一次自己的属国之后就把它扔在一边了,“你们中出了个偷溜出去谈恋爱的叛徒你们知道吗?记者们?”

听到这句话,尼克斯立马起了反应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随后他猛地转头看向站在角落阴影里的卢彻。卢彻捧着手机面对突然直勾勾看着自己的战友们的眼睛,感觉背后冷汗直冒:“你们想干嘛?”

“就是关心一下你,你老家的女朋友还好吗?”

“哈?管你屁事。”卢彻看到尼克斯对他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他上次这么对他笑的时候翻出了他在王都和女朋友们喝酒的报销账单。从此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对尼克斯的笑容产生了心理阴影,现在这种被深渊凝视的恐惧感又回来了,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把手机锁屏塞进口袋里。

“你还没标记她吧?不是说好和人家结婚的吗?”

“管你屁事。”

“说回来你王都的那几个呢,还有联系吗?”

“管你屁事!”

“你复读机啊?”

“尼克斯你滚去训练去!散了散了,不训练的罚俯卧撑!”

卢彻气得青筋暴起,借着队长的威风把跃跃欲试的队员们赶到练习场。普隆普特在陪练的时候不止一次向不停擦汗的他投去怜悯的眼神。

不得不承认王之剑的行动能力值得称赞,第二天卢彻在戴涅布莱脚踏三条船的事情不胫而走,而且人证物证确凿。

“最妙的是这家伙每天给人家群发短信问好告白,三个姑娘见面的时间短完美错开,还给路西斯的女朋友们说这里战火纷飞他忙着拯救戴涅布莱!”

“忙着拯救这里的单身姑娘。”

“卢彻你真他妈是个时间管理的专家。”

“这是爱!我爱她们每一个!都是最爱要我怎么割舍?够了你们这群野人是不会懂的!”

“呸!你见一个爱一个,你老家的未婚妻知道得哭死。”

“尼克斯我警告你别多嘴,我也不是见一个爱一个,我看见你就恨得牙痒。”

尼克斯朝他耸肩摊手,顺便偷偷朝普隆普特坏笑一下,做了个“嘘”的口型。

普隆普特没有理他,低头清点自己的行李准备启程去奥尔缇榭。


评论 ( 19 )
热度 ( 63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