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十四】

大部分情节和脑洞来自 @狼水母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不适请去挂她不要找我靴靴

本文配合她的《Medicine》观看更佳http://i3000.lofter.com/post/272ccb_106d7a16(可惜这位的结局被代码耽误了

机战abo设定,把原本的eos大陆换成星系,国家换成星球的设定,基本上全部都是私设了。

对不起我食言了标记还要再等下一章,惊觉如果塞在一章里会爆字数爆得妈都不认得所以还是拆开写吧,先把红烧和糖醋端出来,肉和排骨会有的。

感觉会有敏感词所以还是做了外链。

我会努力早日标记普普的【哭唧唧】


普隆普特不安分地在原地打转,格拉迪欧抬脚轻轻踹了一下他的屁股:“我眼睛都被你晃晕了。”

“我的屁股都被你踹成两半了。”

“他本来就有两瓣!”

格拉迪欧和普隆普特在总统府的门口焦急得等着,活像是两个正在产房外等待的丈夫,紧张,期待,焦虑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他们只能不停走来走去或者摆弄手上的东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格拉迪欧努力逼迫自己去看随身携带的书,那些本来可以轻松阅读的文字一下子变得晦涩难懂,那些字他都认识,每一个字都认识,但是当他们组合在一起他就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他横看竖看,每个字看起来都像是“伊格尼斯”和“谈判。”

普隆普特则是趴在栏杆上低头看摇摆不定的海面,那看上去柔软温和的波浪下隐藏着什么东西,普隆普特能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在下面,他在愤怒,在凝视着海面,那个东西随时都有可能吞噬他们,咬住他们拖进冰冷漆黑的海底,他会这么做的,普隆普特没由来的相信着。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海面,隔着黑暗和那个东西对视,普隆普特感觉到了微冷的海风吹在他裸露的胳膊上,他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黑色马甲,但这单薄的布料并不能给他带来温暖。

突然一个稍大的浪打在码头上激起大片的水花。奥尔缇榭街头的人们就像没看到一样依然做着自己的事,最多只是避开了飞溅过来的海水,反倒是站在上层的普隆普特被吓得倒退了两步,他的后背撞到了什么人的胸口。他连忙转身道歉,却看到诺克特站在自己的面前:“你看什么呢?我们叫你都听不见?”

“不,没什么。”普隆普特看了格拉迪欧一眼用眼神问他怎么不叫自己。

我叫了。格拉迪欧说。

“你还好吗?身体没有不舒服吧?”诺克特问道,稍微凑近了普隆普特想要从近处观察他的脸色,普隆普特看到他的嘴唇在向自己靠近,他能感觉到诺克特的呼吸,他连忙向后退了几步,腰却又撞上了栏杆。普隆普特不禁吃痛地叫出声,诺克特笑了起来,和他拉开距离让他不至于那么紧张。

“我已经好了,”普隆普特说,努力提高了音调想让自己看起来活泼一些,“你们呢?谈判还顺利吗?”

“嗯,超顺利!王之剑已经全都部署到阿尔科特的卫星上去了,后天的拍卖会也由他们资助,我们只要负责加价就可以啦。”

“我都想去自己和自己抬价了。”诺克特笑道,看起来像是个在谋划恶作剧的孩子,他坏笑的时候会露出尖尖的犬齿,蓝灰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让人觉得他的恶作剧也一定是可爱的,可以被原谅的小玩笑。

“那我们要做些什么?”格拉迪欧问伊格尼斯,他不觉得那位精明的女首相会这么好心为他们买单。

“她要求露娜大人举行仪式安抚水神。还有万一尼弗海姆在这里和路西斯开战我们要优先保护市民。”

“安抚……水神?露娜大人?”普隆普特又扭头看了一眼平静的海面,“说起来露娜大人呢?”

“她和阿尔科特的人去拿仪式用的逆矛了。”

“哇……结果诺克特你什么都不用干还好处全占哎……”

“真辛苦啊,露娜大人。”

“喂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啊!”

普隆普特和格拉迪欧在诺克特不满地抗议中欢快地击掌。

 

“来,茄——子——”

诺克特略微泛红的变扭着不肯看镜头的脸被这个小小的黑色匣子收束其中,普隆普特非常满意地透过相机上的小窗口观察诺克特,手里的相机不断发出快门声,他不愿意放过诺克特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诺克特的一颦一笑也好,和他漫步在街头的风景也好,他都不想放过,想把它们统统封印在手中的黑色小匣子里。。

“诺克特,你再往边上站一点,对,就是这个花的旁边。”

普隆普特一边指挥一边不停按快门:“哇红色的花意外的和诺克特的皮肤很衬呢,拍得很好哦,要看嘛?”

“不要。”诺克特有些不高兴地说,他背过身去不让普隆普特继续拍他,可是即使是不面对着他,身后的快门声还是响个不停,机械发出的咔嚓声就像是剪子,一下下把诺克特的忍耐剪得丁点儿不剩。

“你到底要拍到什么时候啊。”诺克特终于忍不下去了,他伸手捂住了普隆普特的镜头。

“喂喂你不要碰镜头啊!手印会印上去的啊……”普隆普特急急忙忙把诺克特的手从镜头上拿开,“我不拍了还不行吗!”

“你到底是从哪里找到的啊……这已经是五年前的款式了吧。”诺克特看着普隆普特小心翼翼地把相机装回相机包,那台相机早就停止生产了,照道理应该买不到了才对。

“我在跳蚤市场买到的。”普隆普特开心地说,诺克特原本有些忧郁的心情在看到他的笑脸的一瞬间就被击碎了,普隆普特献宝一般把相机包举到诺克特的面前,“刚刚摆出来就被我买走了,我超幸运的啊!”

“啊……嗯……运气好好啊。”

“嘿嘿。”普隆普特得意地笑着,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诺克特好像对他的新相机提不起精神。

“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

“总觉得……你好像不太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

“你算了吧,你这副样子就是不高兴了。”普隆普特自然地把自己的手放进诺克特的手心里和他十指相握,他凑过脸去盯着诺克特的脸看,诺克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只能侧过头不看他,但他知道那双美丽的蓝色眼睛还在看着自己,这让他的脸更红了。

“并没有,我只是比较在意你为什么非要买这个型号。”

普隆普特很想告诉诺克特,他逞能说谎的时候会习惯性的抿嘴唇,但是又觉得不告诉他比较好,毕竟这种小动作可爱得不需要纠正,只是这样每次诺克特说谎的时候普隆普特都会忍不住想要亲吻他,这就不太妙了。

“你忘了啊……那个时候你给我的就是这款相机啊,可惜那台被我留在尼弗海姆了。”

我没忘。诺克特说,可惜普隆普特好像没有听到。

“诺克特你是不会懂的啦。”普隆普特轻拂着黑色的相机包,好像它是一个需要安抚的小动物,“这款相机对我很重要,我想用它来记录我的回忆。”

诺克特侧目看他,普隆普特看着手里捧着的相机包,像是从相机里看到了过去,也可能是看到了未来,他的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闪烁起水光,他不停眨眼想缓解眼部的酸涩,他看起来像是要哭了,但是嘴角却在笑:“真是奇怪啊,明明在我有相机的时候每一天都想要忘记,想要失忆,等我想要记录下每一天的时候,我却把相机弄丢了,但好在现在还不算太迟。”

普隆普特对着诺克特笑了,眼泪止在眼眶里并没有从眼角溢出来,他的眼睛伴着泪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想把和诺克特在一起的每一秒都记录下来,万一我以后忘记了还能提醒自己,我想和诺克特留下更多的回忆,想一直和诺克特在一起。”

“这个请求不算过分吧,王子殿下?现在您还生气吗?”

“你敢给我忘一个试试。”诺克特握紧了普隆普特的手。

“哇好严格啊王子殿下!总归会有可能忘记的嘛,比如老了啊之类的。所以我是在做防范工作哦。”

普隆普特顺手从边上的花坛里摘了一朵浅蓝色的勿忘我举到诺克特的鼻子前:“哝,献给您一朵花,原谅我好不好?”

“不要,我要惩罚你。”

诺克特抓了普隆普特拿花的手,另一只手搂上他的腰,普隆普特慢慢贴上他的身体,诺克特把他抵在这个没人的转角的墙上,凑到他耳边说:“我不光要惩罚你,还要咬你。”

说罢他便故意用力闭合牙齿,坚固的牙齿相互碰撞发出响亮的“咔咔”声,他故意贴着普隆普特的脖子发出咬合的声音,这声音弄得普隆普特心里痒痒的,诺克特翘起的发尾戳在他的脖子和脸上令他忍不住发笑,他笑着在诺克特的怀里扭动身体想要推开他:“哎呀!王子殿下滥用私刑啦!”

诺克特抱得更紧了,他的嘴唇几乎贴到了普隆普特的脖子上,普隆普特本能地缩起脖子,诺克特便转而去亲吻他的侧脸,普隆普特扶上诺克特的后脑,嘴里说着“光天化日王子殿下居然耍流氓。”一边发出咯咯的笑声,他的嘴唇贴上诺克特的,两人在奥尔缇榭的某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拥抱在一起,进行仅仅是触碰着嘴唇的亲吻。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0264629166464#_0

评论 ( 32 )
热度 ( 54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