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I see you again 【下】

黑钻脑壳和琥珀普普的宝石之国paro

如果看透了故事背后的真相请给我留言wwwww

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问我!多和我互动一下啦……


诺克提斯躺在病床上,感觉自己浑身发冷。

四周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但是他却能看得很清楚。他看到有个人站在黑暗中远远地看着自己。

他看不见那个人的脸,但是他知道那个人是普隆普特。没有理由的,他就是知道,这个人只能是普隆普特。

普隆普特?普隆普特!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我一定能把你带回来!

他想要大叫,想冲到普隆普特面前去拥抱他,去呼吸他发间的香味,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想念他。

可是他动不了,也发不出声音。只能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清冷的空气中。看着普隆普特走到自己身边,坐下。

诺克提斯想看看他,他却低垂着脸,看不清表情。

普隆普特在叹息。

普隆普特在他身边坐了好一会儿,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了好一会儿,深深吸了口气,好像子夜冰冷的空气能够让他冷静,能让他沉寂下来。

然后他缓缓地,从身体深处发出了一声哀叹。

 

不要叹气啊。

 

“哈哈,抱歉啊,明明我一直叫你不要叹气。”普隆普特干笑道,脱下了手套,把手伸向诺克提斯。

诺克提斯几乎是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普隆普特的手接触到了诺克提斯的脸颊,他的动作很轻,手心很冷。他冰凉的掌心贴在诺克提斯的脸颊上。诺克提斯清晰地听见了细碎石块摩擦的声音。

 

不行啊!你会受伤的,快把手套戴上!

 

“诺克特……”普隆普特用拇指轻轻滑过诺克提斯的脸庞,像是在记住他身体的轮廓。他的指尖传来什么东西开裂的声音,诺克提斯感觉到有什么细碎的东西嵌进了他身体的缝隙里。

他的指尖好冷,从来没有那么冷过。

他明明这么怕冷。

诺克提斯难过得想,他真的很想像他们平时冬眠时那样,在被子里,隔着厚厚的睡衣袖子紧握普隆普特的手,他的琥珀和他依偎在一起,被褥上满是松木的香味。

他在普隆普特的气息中,拥抱着他熟睡。

那时候他的身上是那么温暖,那么柔软。像是集结了冬日里所有的温度,有温度才能够有生命,普隆普特身上一直有着生命的温度和气息,温润美满得好似真人。

可是他现在却这么冰冷,像是失去了生命。

普隆普特弯着腰,看起来有些驼背,他反复用掌心摩挲诺克提坚硬的皮肤,又泄了口气。

此刻的他像是已经花完了身体里所有的能量,像是一个被切断了电源的机器,平日里一直熠熠生辉的神采不见踪影,他身体的颜色都像是灰了一度,只有他手腕上的黑色腕带还在月光下闪着粼光。

他看起来无比疲惫,却又舍不得去休息,只是静静地坐在病床边,陪伴着无法动弹也开不了口的诺克提斯。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普隆普特,诺克提斯突然很想哭。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受到委屈了。

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

对不起,我连好好爱你这样的事,都做不好。

 

“对不起,诺克特。”普隆普特用满是划痕的手去抚摸诺克提斯的嘴唇。

 

快停下,求你了。

 

“对不起,我真的好喜欢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普隆普特的声音沙哑,像是在从身体里开始碎裂,他每一次开口,都伴随着沉痛的呼吸,还有胸腔里无数细小颗粒摩擦挤压的声音。

“可是我连好好爱你都做不到。”普隆普特突然哽咽了起来,他把头埋在诺克提斯的胸口,诺克提斯感觉到琥珀柔软的头发贴在自己的下巴上,却又感觉到不普隆普特在贴着他的身体。

 

不要哭啊……

 

普隆普特抬起头,他浑身都在发抖,像是一个人举着什么沉重的,超过自己承受能力的东西太久了,身体会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普隆普特在发抖,他像是已经被压垮,没有办法直起腰,只能用颤抖来调度浑身的力量让自己与重压抗衡。

普隆普特又一次抚上诺克提斯的嘴唇。然后颤颤巍巍得像是找不到归宿的迷路孩童,他的嘴唇不停磕碰在一起,发出细碎的声响。

 

求求你,不要这样。

 

终于,他把自己的嘴唇贴在了诺克提斯的嘴唇上。

在他亲吻诺克提斯的嘴角的时候,诺克提斯清晰地听到了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地裂开。

普隆普特结束了这个单方面的亲吻,朝诺克提斯露出笑容,像他过去习惯的那样,露出太阳般耀眼的笑容。

诺克提斯却觉得他从眼睛延续到脸颊的裂纹看起来像是两道泪痕。

 

普隆普特的身体在他眼前一点点开裂,露出骇人的金色沟壑还有断面。

 

不要!

 

普隆普特依然在微笑,很奇怪,诺克提斯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清晰地看到了,他在笑。

可他明明更像在哭。

诺克提斯的身体突然挣脱了桎梏,他猛地坐了起来朝破碎的普隆普特伸出手。普隆普特的碎片砸在地上,把地面变成银河。

 

“普隆普特!”

诺克提斯大叫着坐起身,露娜被他吓得叫出了声。

“喂,别大喊大叫的。”瑞布斯一脸嫌恶地说。

诺克提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天突然亮了,为什么大家都围在自己身边,为什么普隆普特消失了。

“普隆普特……他在哪里?”诺克提斯气喘吁吁地问,他感觉身体无比疲惫,但是胸口却又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种即将要发生什么的强烈预感在揉捏他的心脏。

“他没被带回来。”瑞布斯说,扔给诺克提斯一个用几层布抱住的东西,“我们只找到了这个。”

诺克提斯接住布包,打开。

里面是一节手腕。

是琥珀的手腕,和普隆普特一样耀眼通透的金色,在阳光下几近透明,还能看到细碎的阳光在里面扩散。

然而在靠近手背的部分,有几块小黑点。

那是几只被封在琥珀里的昆虫。

在诺克提斯的记忆里,普隆普特的手腕上总是戴着一个黑色的闪闪发光的腕带。他把这节手腕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确定这就是普隆普特的手腕。

他能感觉得到,这就是普隆普特的一部分。

诺克提斯非常肯定,他把手腕用力贴在自己的胸口,全然忘记了自己会弄坏它。过了没一会儿他才突然想起这件事,好在这个被他紧紧贴在胸口的手腕并没有被磕坏。

他突然想起,这曾经是普隆普特无比想要丢弃的一部分,却又成了他现在唯一拥有的一部分。

他要等普隆普特回来以后告诉他,这真的没什么,身体里有昆虫真的没什么。

如果这个昆虫也是普隆普特的一部分,那他就会去爱它。

明明这些话自己早就该说的,等他回来了,一定要告诉他,绝不能忘了。

 

 

诺克提斯努力让自己学会走路。

他刚刚敲碎自己一半的脚掌,虽然露娜用树脂和铁片帮他做了假肢,理论上没有半个脚也不至于走不动路,但是树脂和铁片总归比不上自己的脚掌。

他努力让自己走路不要摇晃,至少在普隆普特的面前不要摇晃。

普隆普特一个人蜷缩着,坐在长椅上,他躲在石柱的影子里,好像阳光会把他晒化。

诺克提斯稳住脚步,飞快地走到普隆普特身边坐下,他坐下的时候普隆普特又往里缩了一点,可他已经实在无法再缩小自己的体积了。

“普隆普特?”

“恩……”

普隆普特见到来的人是诺克提斯,稍微放松了一些,但是他依然紧紧抓着断裂的右手手腕。好像那并不是一个光滑的断面,而是一个不停流血的伤口,他脆弱的皮肉和伤口他攥在手里死死护住,抱在胸口。

诺克提斯坐在他身边,沉默了很久。他有些开不了口,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普隆普特,他没有办法说出“这只是几只小虫。”这样的风凉话来伤害普隆普特。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说话这么艰难。

“我……想和诺克特一起,去巡逻……”普隆普特艰难地开口,好像每说出一个字都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不能接受那些杂质和诺克特在一起。”

“你知道的,我并不在意这些,只要是普隆普特……”

“但是我会在意。我很在意。”普隆普特把手捏得更紧了,诺克提斯好害怕他会把自己捏碎,“只要是和诺克特有关的事,我都会在意。”

普隆普特抬起头,却又不肯看诺克提斯的眼睛:“我不想带着杂质在诺克特身边,这样我会讨厌自己的……拜托了。”

“没关系的,”诺克提斯感觉自己的心也被敲碎了,暴露出宝石的截面。他握上普隆普特断裂的那只手,把他拉向自己,“没关系的。”

普隆普特顺从地让他拉着,轻声说了句谢谢。

诺克提斯看着手腕上的断面,他用戴了手套的手轻轻拂过普隆普特外露的伤口,他感觉普隆普特在被触碰时瑟缩了一下,但也没有把手抽走。

他任由诺克提斯握着自己外露的伤口,疑惑地看着他。

诺克提斯拿出一节黑色的手腕展示给普隆普特看,然后在他右手的断口处比划:“我叫露娜用树脂调配成了适合你的密度。”

“诺克特?这是什么?”

“是你的新手腕啊?”诺克提斯理所当然的说,好像普隆普特在问他“风是什么”,“云是什么”一样。

“你说什么?!”

“你还没找到适合的材料吧,总不能让你一直断着手。我问了露娜,说是只要你身体里的微小生物喜欢的话,硬度差距大一点也没什么的。”

普隆普特张大了嘴,诺克提斯笑了,说你现在能吞下一整颗陆行鸟蛋。

“普隆普特。”诺克提斯拿着手腕和普隆普特的胳膊还有被丢在一边的断手比划,他不停晃着手里的那节黑色手腕,像是要把心里的不安和紧张倒出去。

“你喜欢我吗?”他问道。

“干嘛突然问这个……”普隆普特原本不想回答的,但是他看到诺克提斯的眼神无比认真。

“你喜欢我吗?”他又问了一次。

普隆普特张了张嘴,又马上闭上,他假装在看周围,却又着实没什么可以看的,眼神在斜阳还有地上的阴影之间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诺克提斯的身上。

最后他低着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喜欢。”

诺克提斯松了一口气,虽然他早就知道答案,但还是紧张了一把,普隆普特的告白每次都让他紧张得满手是汗,但却怎么也听不厌。

他愿意冒着心脏骤停的危险去听他告白,恨不得每一天,每一刻,都能听到他对自己诉说喜欢。

这很蠢,也不现实,但是他就是想听,忍不住想再听一次,好像普隆普特的声音会让人上瘾。

“那你身体里的小生物也一定很喜欢我。”诺克提斯拿出一小瓶树脂,涂抹在普隆普特断裂的伤口上,“因为你这么喜欢我。”

“你真的很混蛋。”

“但是你喜欢我,而我也喜欢你。”诺克提斯说这话的时候故意靠得很近,近得即使没有阳光和热量,他也能闻到普隆普特独有的松香。

那一瞬间,他几乎想要亲吻他。

普隆普特看着距离过近的诺克提斯,紧张地闭起眼。

他在期待被他亲吻。

但是诺克提斯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吻他。

他小心翼翼地为普隆普特接上了手腕,普隆普特的伤口被掩盖了,他的身体成为了普隆普特的痂。

他屏住呼吸,看着普隆普特动了一下手指。

“你看,”他故作轻松地说,“我就说你的小生物爱我爱得不行吧?”

“噫,你少来了。”普隆普特抱着刚刚接上的手腕,又举到阳光下看了看,黑色的钻石横在他涂满了白粉的肢体上。像是戴了一条黑色的腕带。

普隆普特对着光慢慢转动新生的手腕,对着黑钻折射出的虹光看得出神。

而诺克提斯却看着他眼睛里的光。

“谢谢你。”普隆普特把手腕抱在胸前,手指一直在接口处摩挲,“哈哈,能喜欢诺克特真的太好了。”

“不客气。”诺克提斯用手指轻轻拂了一下普隆普特的脸颊,戳了一下他轻薄的刘海,“能被你喜欢真的太好了。”

 

诺克提斯还记得,记得被普隆普特喜欢的感觉,记得喜欢着普隆普特的感觉。

他又一次把这节带着昆虫的手腕贴在自己的胸膛,好像自己在拥抱普隆普特。

 

“他……迟早会回来的。”伊格尼斯安慰他。

每一个人都这样安慰他。

诺克提斯也这样坚信着。

之后的每一个晴天,他都站在那里,迎着阳光,望着天空,眺望那个随时可能出现的黑点。

四周都是普隆普特温暖的气息,好像他的爱人在拥抱他。

诺克提斯在心里记着:等普隆普特回来了,一定要好好告诉他。

告诉他自己有多想念他,告诉他自己到底有多喜欢他。

告诉他,那并不是杂质,是普隆普特的一部分,是他深爱的普隆普特,不是什么杂质。

 

他好希望能立刻见到普隆普特,他真的好想见他。

所以他今天也在眺望着天空,等待月人。

等待和他的恋人再会的那一天。


评论 ( 38 )
热度 ( 37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