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巫师集会中相遇1

看了推上那个魔女养孩子的梗,然后一时鸡血
没写完,以后想起来继续,估计会像这样每次鸡血一点点的日常小短片
放心,是有主线的

cp是诺普,太短太辣鸡就不打tag了,如果真的能写完就整理完整版再打tag

诺克提斯讨厌出门。
他的懒在巫师里也是出了名的,他好像一年里有300多天都在睡觉,剩下的64天在钓鱼,还有一天,要用来出席巫师集会。
诺克提斯懒散地眯着眼睛,看着巫师们炫耀自己一年的魔法成果,时不时发出“哦——”的礼貌性的感叹。
他对魔法毫无兴趣,有这个精力不如钓鱼。
所以他也只是稍微来逛逛,意思意思露下脸,好能在伊格尼斯和他说教的时候反驳对方:“我才不是不出门,我还去了巫师集会。”
诺克提斯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盘算着下午要不要试试看自己新做的鱼线,这次一定要把湖之主给钓上来。
他幻想着自己扛着湖之主和格拉迪欧炫耀的样子,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然后他的快乐戛然而止。
诺克提斯蹲下身,仔细辨认横在自己家门口的,披着几块破布的东西是一个人。
这是一个孩子,而且他还活着。
诺克提斯左看右看,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找到自己家门口的,明明自己很仔细的选择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居住,就是为了不想有人来串门。
但是正因为这个,他也没办法把这个孩子丢给别人了。
诺克提斯只能暂且放过湖之主,把这个满身伤痕的孩子抱了回去。
巫师用魔法很轻易地消除了孩子身上的伤口,他看着孩子满是血污和灰尘的脸,还有那间几乎已经是一块烂布的斗篷,思考了一会儿,找出一块自己不要了的磨得光秃秃的旧毯子把孩子严严实实包起来,确保他不会有一根头发丝接触到自己的床以后,才把他塞进被子里,然后两根手指捏住那件破斗篷把它扔进火炉。

普隆普特以为自己死了。

他感觉到了温暖,他已经很久没有过温暖的感觉了。他不由得想:原来死去是那么舒服的一件事吗?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早点死掉的。
他想翻个身,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稍微扭动了几下感觉挣不脱,便努力睁开眼睛。
他看到了木制的屋顶,横梁上满是灰尘,好像他呼一口气就会有灰掉进他的嘴里,目光所及的地方堆满了开过的空罐头,但是他睡的地方却意外的宽敞和干净。
然后他扭过头,看到坐在壁炉前的摇椅上抱着胳膊,昏昏欲睡不停点头的诺克提斯。
“请问?”
“哇!”
诺克提斯被惊醒了,他猛地摇晃了几下,然后直接从摇椅上滑了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他掉下来的时候还伸手推到了边上堆着的小山一般的罐子堆。
稀里哗啦的铁罐敲击的声音盖过了诺克提斯的抱怨,他扶着摇椅想要站起来,有些不耐烦地问普隆普特:“醒了?”
“请问……”普隆普特挣扎着保持着被毯子捆着的姿势坐起身,他看着眼前的黑发青年一边揉着屁股一边不知道在碎碎念些什么。
“请问。”少年在对上对方视线的时候怔了一下,虽然对方看起来很冷淡,甚至还有些嫌麻烦的样子,但是那双眼睛里没有恶意。
他看过很多恶意,还有戏谑的眼睛,但这双眼睛不是,虽然对方并不热情,但是也已经足够温柔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诺克提斯坐到床边,摸了一下普隆普特的额头。
普隆普特怀疑自己已经死去了,原来天堂看起来这么脏。
“请问,”他鼓起勇气,向面前这位住在垃圾堆里黑发青年问道,“请问您是天使吗?”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