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十九】

原计划的惊喜还没写到,进展比预计慢了好多
终于鼓起勇气推进主线了
顺便一提脑洞主要来自@狼水母 就是这个人害我挖大坑

虽然诺克提斯执意要求普隆普特再多休息几天,但是普隆普特也执意认为只要烧退了就是痊愈了,并且用足以把诺克提斯按倒的力气证明了自己的健康。
“我已经没事了,你看,我现在很好。”普隆普特按着诺克提斯的肩膀,跨坐在他身上,故意把诺克提斯面前的光源遮住。
“但也不能太累,禁止开机甲,禁止加班,要按时吃饭……”
“你是我老妈吗?!”
“乖儿子,听话。”
诺克提斯揉了揉普隆普特蓬松柔软的头发,然后马上被打开了手。
“说起来,其他人还好吗?我这几天都没怎么见到大家。”
普隆普特从诺克提斯身上下来,盘腿坐在床尾,他的身体撤走的那一刻灯光立刻刺进诺克提斯的眼睛,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挡:“最近使骸数量一下子变多了,尼克斯他们调查去了,将军还在前线,伊格尼斯还有格拉迪欧在帮我查东西。”
普隆普特安静地听着,一直到诺克提斯说完话还在听,像是在等他说什么。
可是诺克提斯并没有说下去。
两人相互等待着沉默了几秒,都用疑惑地眼神望着对方,诺克提斯一边看普隆普特的眼睛,一边疑惑地歪过头。
“呃……露娜大人呢?”房间安静得让普隆普特有些害怕,他小心翼翼地问,声音很轻。他生怕自己稍微大声一点,就会让声音打破空气中的某样东西。
“啊……露娜她……”诺克提斯的眼神有些躲闪,他提到神巫名字的时候感觉尤其吃力,好像是要把哽在喉咙里的石子给吐出来。
普隆普特捏紧了手里的床单。
“她……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需要休息,你还不能去看她。”
“啊……这样啊……”普隆普特竭力掩饰自己难受的表情,他看到诺克提斯抿了下嘴唇。
每次,他努力克制自己去忽视身体内部的疼痛,还有被什么东西啮咬蚕食的空虚感时,诺克提斯就会做出这个动作。
普隆普特努力劝说自己这一切都是巧合,这只是普通的巧合,没人规定过路西斯的王子不能抿嘴唇。
就在普隆普特的不安包裹揉捏他的心脏,正准备扼住他的脖子的时候,诺克提斯突然叫了他一声。
“普隆普特。”他在叫他,用路西斯王子一贯的沉稳声音,这个声音扶住了正在悬崖边摇摇晃晃的普隆普特,使他终于找到了重心。
普隆普特没有开口答应,他朝诺克提斯眨眨眼表示他听见了。
“过来一下。”
“干嘛?”
普隆普特挪到诺克提斯的面前,他光是坐在诺克提斯的面前都能感觉到他偏热的体温;“怎么了?”
诺克提斯身体前倾,普隆普特听到身体上的布料触碰摩擦的声音,感觉到温热的体温从自己的胸口蔓延到全身,从诺克提斯的臂膀和胸口源源不断地涌出流到他的身上。
“诺克特?”普隆普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惊到了,他不安地扭动身体,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硌到了。但是诺克提斯紧紧地抱住了他,甚至还用手轻拍他的背脊,像是在安慰他。
普隆普特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他不讨厌诺克提斯的拥抱,他喜欢被诺克提斯需要,但是当他的王子殿下对他展开这种温暖的,好像可以包容他的一切的拥抱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了惋惜。
他在为路西斯的王子惋惜,可惜他将爱意倾注在这样一个对象身上。
诺克提斯的怀抱越温暖,双手拥抱得越近,这种心痛的惋惜就越强烈。普隆普特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开裂,从他们身体接触的部分开始,裂缝不停蔓延,一点点爬遍全身。
终于他就像是橱窗里的玻璃工艺品一样,浑身满是裂纹,却依然是个整体。裂纹像是一张在他体内延展的网,成为他的组成部分,可他的表面依旧光滑得好像是一个完整的坚固的物件。
“普隆普特……”诺克提斯在喊他名字的时候长舒了口气,好像这是个能让他驱散疲劳的咒语,“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你的alpha。”
“嗯?”
“你什么都不肯和我说,也不肯依靠我。稍微依赖一下我又没有关系。”
诺克提斯听起来像是在抱怨:“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啊,有什么困难就来依赖我呀,我好歹是你的alpha。”
普隆普特听到自己体内传来了裂缝产生的那种碎裂声,他感觉自己的脖子断开了,断裂产生的碎屑堵住了他的喉咙,积液在胸口翻腾,他难受得想要大叫哭喊。
“没事啦,”他回抱住诺克提斯,也学着他的样子,轻拍对方的背脊,“我真的没事,我……很好,不能更好了。”
诺克提斯抓紧了普隆普特的衣服。
“放心吧,有什么情况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真的?”
“嗯。”
诺克提斯没有放开普隆普特的意思,接着把头埋在恋人的颈窝里嘟囔埋怨:“明明说omega标记之后都会变得粘人,结果你一点都不依赖我。”
“哈哈,我倒是觉得你反而变得爱撒娇了,难道是我把你标记了吗?”
“你在做梦。”

诺克提斯窝在被子里,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路西斯的王子殿下一旦睡着就很难醒过来,这点普隆普特非常了解,他忍耐着喉咙里的不适感,和诺克提斯依偎在一起,和他相互拥抱,一直等到他睡着,哪怕是叫他的名字也唤不起他。
普隆普特跪在马桶前,把他吃下去还没来得及消化的食物通通吐了出来。
他用手撑着马桶的边缘,感觉浑身的力气都一起被吐了出来,摇摇晃晃地坐在地上,喉咙里的异物感依然还在,即使他已经只能吐出清水了,可是这个感觉还在那里。
他把秽物冲走,心里不停对为他准备晚餐的伊格尼斯道歉,在他站起来的时候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只有无数紫色的青色的光点在他眼前闪烁,他撑住洗手台的边缘才让自己没有摔倒。
普隆普特咳嗽着,拧开水龙头掬了一把清水清洗自己的嘴唇和鼻子。他的身体里发出了骇人的痛苦呻吟,好像是他的脏器在诉说自己的痛苦。普隆普特偷偷瞥了一眼紧闭的厕所门,希望诺克提斯没有被吵醒,平时自己怎么推都推不醒熟睡的王子殿下,他应该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声音醒来。
他的情绪最近敏感的不同寻常,他不知道是因为临近发情期的关系还是因为1900,也可能两者都有。
普隆普特看着镜子里憔悴得没有一点血色的脸,突然看到好像自己的脸上也出现了扭曲的黑色血管,它们爬上普隆普特的身体,捆住了他。
普隆普特差点惊叫出声,但很快发现自己的脸上并没有黑色,他还是普隆普特,不是1900,也不是什么1901、1902之类的。
至少现在还不是。
普隆普特把手举到眼前,翻来覆去的仔细看,生怕看漏了一根血管和青筋,他感觉自己好像在飞快的近视,他的双手的轮廓在眼前模糊不清,变成两块模糊不清的肉色影子,他揉揉眼睛,感觉手背上湿了一大片。
不能揉了。普隆普特对自己说,用指尖小心地把从眼眶里涌出来的眼泪抹掉:万一眼睛肿了怎么办。
于是他只能低着头让眼泪掉进水斗里,让那个漆黑的洞口将它们吞掉。他撑着洗手台,几乎把浑身的体重都压了上去。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那一刻,他几乎想切开他们看一看,好确认自己依然能流出红色的血。
普隆普特被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他不敢去看自己的双手想要打消这个念头,却又越来越在意,这个身体里真的没有问题吗?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这些问题像是过期面包上的霉菌,在普隆普特的心口上飞快的繁殖,菌丝吸光了他体内的养分,他感觉自己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

真的不会变成他们那样吗?

普隆普特望着手腕上的青色血管,好像看到了里面黑色的血。

啊,我在想什么,我究竟在想什么。

普隆普特不停洗脸好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那些水明明在他手里的时候还是凉的,扑到脸上却又变得温热起来,好像他手捧的不是清水,是眼泪。
普隆普特哭了很久,其实他也不确定自己究竟在厕所里待了多久,但是他感觉自己哭过一场后稍微舒服了一点点,他终于有自信可以不在诺克提斯面前突然崩溃了。他又用热水洗了把脸,尽管他已经非常小心地不去揉眼眶,可他的眼睛还是又红又肿,但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时间,希望诺克特醒来之前它们能自己消肿,实在不行就只能推脱说是噩梦。
尽管他已经连着几天没有做噩梦了。
普隆普特深呼吸了一会儿,又擦了把脸,终于他能感觉到凉爽的空气了,这让他的心口舒服了一点。他收拾好心情,把那些散了一地的碎屑收拾好,藏进某个小匣子里,上好锁。
普隆普特轻手轻脚地钻回被子里,他的身体和被单都变得有些凉,他接触到诺克提斯温暖的身体,对方猛地动了一下,诺克提斯闭着眼,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抱住普隆普特,他温热的掌心贴着普隆普特的背脊,把他往自己怀里按,温度从两人紧贴的胸腔中间扩散开来。
“诺克特?”普隆普特试探地问了一声,回应他的只有一声绵长的鼻音和诺克提斯轻微的鼾声。
普隆普特搂住恋人的背脊,眼泪又流了出来。


“他是最初的,也是最终的。”
“我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杀死他。请杀死我的兄长……”
诺克提斯慢悠悠地读完这封陈旧的信件,他读得非常慢,好像他还认不全字一样。
但这封信并不是用什么奇怪文字书写的,但是他的内容对于诺克提斯来说却宛如天书。
同样的信还有厚厚的一沓,少说有几十封,普隆普特和伊格尼斯草草翻阅了一下,几乎每一封信都在重复同一个内容——写信人对自己兄长的爱恋还有愧疚,以及对自己后代的嘱托。
“求求你们,让他解脱吧!”
“让他安眠吧。”
“为了他,为了我,也为了你们自己,杀死他。”
“杀死艾汀·路西斯·切拉姆!”
普隆普特读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后退了一步,他认识这个名字,也认识几封信里夹带的画像上的那个人,他想起来了,在他意识模糊,被一群士兵抓住跪在地上,被注射药剂的时候,在他只能等着自己被蹂躏的时候。
他闻到了和诺克提斯相似的味道。
那个时候他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虽然那个信息素的味道和刚刚帮自己渡过发情期的路西斯王子很像,但却又微妙的不一样,那个味道更具侵略性,让人感觉更加不安。
但是他们都是源自于路西斯王室的味道。
“这些都是什么时候的东西?”格拉迪欧问。
“我不知道。”诺克提斯皱着眉头翻看那些稍微一碰就碎裂的信纸,“但是少说也要有几百年了。”
“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吗?诺克特?”
“就算问我,我也不知道啊。”诺克提斯揉乱了他精心护理的头发,“普隆普特你能不能开一下灯?怎么这就晚上了啊。”
普隆普特开了灯,然后随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他以为自己眼花了,又以为是自己的手机故障了。
“诺克特!”
“干嘛啊——”
“快看时间,快点。”
伊格尼斯立马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皱起眉头。四人看到手机的第一反应都是自己的那部出了故障,但是时候的手机和时钟都显示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
“我记得上周还是五点开始天黑的。”伊格尼斯说,“诺克特,这不太寻常。”
诺克提斯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很快这些光线也会消失,路西斯会陷入黑夜,但是他感觉这绝不是能够让人安详睡去的夜晚。
“我要去和露娜讨论一下,这里面说要靠十把王器做钥匙启动,同时借助神巫和路西斯王的力量……”
“等等啊诺克特,露娜大人还没恢复吧。”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确认一下真伪,确认一下这个'光耀之戒”究竟存不存在,这上面说那东西在神隐岛。
“我同意伊格尼斯说的,先去神隐岛看看这东西存不存在再下定论。如果真的有的话那问题就解决了。”
“嗯……”诺克提斯稍稍想了一下,“那我和普隆普特去神隐岛查看,伊格尼斯,你和格拉迪欧在这边找一下关于王墓的资料吧?历代那么多国王,找出10个应该不算难。”
“啊?!我?”
格拉迪欧看着被点名后一惊一乍的普隆普特忍不住笑了出来,用他宽厚的手掌拍了一下少年的背脊:“不是你是谁?”
“最近使骸数量又增加了,城市里也出现了病患,大家要小心。”解散前,诺克提斯又补充道,“如果真的和这上面说的一样,光耀之戒能消灭使骸病毒杀死艾汀的话,那这些问题就全都解决了。在这之前要小心别生病哦。”
“是。”三人齐声说。
但愿是这样,这一定要是真的。普隆普特这么想着,往裤腿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今天的进展让他看到了一些光亮,尽管现在才刚刚入夜,但是他觉得天就快亮了。
他甚至盘算起等事情结束要怎么安置那些被成功拔除病灶的克隆体。
“别紧张,会变好的。”
诺克提斯牵住他的手,王子的指尖有些发凉。
“会变好的。”普隆普特重复道,试听让自己对此深信不疑。

评论 ( 11 )
热度 ( 37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