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完】

正文完结了……之后还有几个小番外做补充
真是宛如长征啊【扶额】

诺克提斯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喜欢陆行鸟。
他一睁眼,就被床头那个巨大又肥胖的陆行鸟抱枕震慑住了,他环视了一圈整个房间,再三确认这确实是自己的房间,同时也再三和自己确认这只陆行鸟绝不是自己买的。
自己的房间突然出现了不熟悉的东西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再加上他刚刚做了一个让他很难受的梦,现在他只感觉胸腔里的血管都搅在一起,它们错乱缠绕,怎么也扯不开,变成一个令他疼痛的死结。
他梦见有人在和他打电话,电话里充满了令人烦躁的杂音,好像有人故意把电流搅乱,他根本听不清对面的人在说什么,话语和杂音搅拌混合成一种呜咽声,吵得他的头隐隐作痛。
诺克提...

2018-06-17

have a nice dream

cp发的无料,感谢各位霸霸满足了我想要听歌的欲望【你走开】

很肉,一点都不温柔也不美好

最后脑壳没在水都结婚  最后脑壳没在水都结婚   最后脑壳没在水都结婚

虽然没写到但是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https://wx3.sinaimg.cn/mw690/83c47aa8gy1frjf6fi8cuj20c37y1al8.jpg

2018-05-22

glad you came 【二十三】

诺克提斯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天。
“你的小金丝雀居然都没有把星之病感染给你,他感染了小半个路西斯却没有感染到你?”
“肮脏污秽的家族,肮脏污秽的血脉。你们应该庆幸自己没有畸形,没有死于遗传病。”
“你们根本不应该诞生,和这个世界一起腐烂吧,'路西斯王'!”
艾汀的笑声实在是令人不快,好像有毒蛇藏在里面,吐着信子,用冰凉的鳞片蹭过诺克提斯的皮肤,在他耳边发出威慑的“斯斯”声。
诺克提斯忘不掉切开液态金属机甲时那好像是切开皮肉的恶心质感,好像他在刨开艾汀的身体,那些红色的,像是血肉一般的火星从里面翻出来,然后表皮又流向伤口,变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肮脏,污秽,不应该存在的血脉。
艾汀几乎每一句...

2018-04-15

Medea

经霸霸同意转载了,我的abo居然傍上了大腿我好激动(;´༎ຶД༎ຶ`)

胯下有只利维坦:

关于这篇,我觉得一定要写一大堆预警。


首先,这是一篇Ardyn受,看清楚,是Ardyn受……


其次,是ABO设定,Somnus x Ardyn,骨科年下,宰相是双性alpha,含生子,强制X行为,剧情很丧病


诸君,再说一遍,现在撤离还来得及!


清明节期间,去上海玩了一趟,承蒙 @三月_我特马上班  @狼水母 太太热情招待,这是写给三月太太的本子的番外同人。


写的超级仓促,逻辑、文笔什么的基本都...

2018-04-10

glad you came【二十二】

诺克提斯在机库门口兜兜转转了很久,他还没想好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姿势进去,但是他已经在这里徘徊了很久了,久到每个进出超过两次的人都对他露出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啊?”的眼神。
他也不想呆在这里,他感觉自己现在看起来像是个白痴。
他想起在开作战会议时,他一口回绝了普隆普特想要去尼弗海姆基地寻找资料的要求,那时候普隆普特的表情有多么震惊和难受,好像他相信诺克提斯根本不会拒绝他。
可是对于诺克提斯而言,相比于普隆普特的生命和安全,那些关于索尔海姆的资料就是一堆废纸片。
诺克提斯一直觉得普隆普特对于自己的身世过于在意了,他真的不觉得索尔海姆人和他们有什么区别,他曾听伊格尼斯说过一些,比如和蜂群蚁...

2018-04-08
1 / 8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