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 You Came

是个大坑,反正先挖着】

大部分情节和脑洞来自 @狼水母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不适请去挂她不要找我靴靴

机战abo设定,把原本的eos大陆换成星系,国家换成星球的设定,基本上全部都是私设了,刀糖肉齐飞。

主cp诺普,会参杂一点其他cp,但是不会太多。

以上


“诺克特,等下在露娜芙蕾雅殿下面前千万不能失礼。”伊格尼斯对着刚刚从雷加利亚的驾驶舱里出来的诺克特说。

“这我当然知道。”诺克特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颇为无奈地望着他的雷加利亚。戴涅布莱受到了尼弗海姆的突然袭击,诺克特收到了露娜的求救立刻带领王之剑的部队赶了过来,所幸的是他们遇到的是一位自大的年轻准将而不是像瑞布斯或者阿拉尼亚这种难缠的对手。

虽然挫败了敌人,但是诺克特驾驶的雷加利亚还是被炮火击中导致备用引擎出现了故障,不过所幸的是路西斯的部队和戴涅布莱都没有什么大的损失,王之剑的机甲也可以交给戴涅布莱的修理师修理维护。

“诺克特,你这几次战斗都太冒进了。你忘了我都和你说过什么吗?”

“是是是。”诺克特不耐烦地打断了格拉迪欧的教育。

“最近尼弗海姆的动向非常奇怪。”伊格尼斯用短信和科尔将军简单汇报了战况,他扶着下巴思考着,却不能确定帝国军躁动的原因,“他们为什么要突然袭击戴涅布莱?”

“我也想知道。”提到尼弗海姆诺克特就感觉心情烦躁,他望着远处停在布满绿色植被的山坡上的黑色机甲,用力地吐了口气。

机甲和戴涅布莱,多么差劲的搭配。

“嘿我联络过希德了,说西德尼最快明天晚上能到这里。”格拉迪欧晃了晃手机,“祈祷在这之前尼弗海姆不会再对这里发动奇袭吧。”

“真麻烦……”诺克特烦躁地把手抱在胸前,正巧看到露娜朝他走来,马上挺直腰板恢复了挺拔的站姿。

“诺克提斯殿下,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出于外交礼节,露娜朝诺克特弯腰行礼,诺克特也微微欠身以示礼貌。

“你不用跟我讲究那么多了,这边怎么样?”

“多亏了路西斯派来的部队,没有受到太多的损伤。”

“你们没事就好……”诺克特松了一口气,简单地跟露娜说明了他们来的路上的遭遇还有雷加利亚现在的情况。露娜抬头看着名为雷加利亚的黑色机甲,叫身边的副官将所有损坏的机甲都送去修理。

“没关系的,雷加利亚的修理师明天就到。比起这个,我更想和你讨论一下瑞布斯的动向还有和阿尔科特政府联盟的事。”

诺克特跟着露娜前往戴涅布莱的议事厅,路上到处都是被魔导机甲炮击产生的断裂的建筑,白色的大理石柱子露出破碎粗糙的截面,像是腐朽断裂的白骨。原本布满植被的草地被翻了过来,灰褐色的土壤掺着植物的根须暴露在空气中,像是伤口外翻的血肉。空气中弥漫着草木断裂时产生的浓浓的青草味——那种被称为青草味的,草木死亡的味道。

为了帮助不擅长机甲作战的戴涅布莱(他们甚至都没有专门操纵机甲的军队),诺克特承诺将他带来的王之剑部队暂时留在戴涅布莱以抵御尼弗海姆的侵略。但是诺克特和露娜讨论了很久,也不知道尼弗海姆突然袭击戴涅布莱的用意,更何况这次袭击是如此仓促,对方也只派出了一只个人部队,更加像是一场试探。

诺克特不知道瑞布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他真的疯起来连自己的家乡都打吗?

夜里,诺克特站在窗前,看着远处新建的工厂还亮着灯光,那应该是戴涅布莱专门建造来维修机甲的地方。诺克特感觉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搓了一下。他还记得在他5岁的时候戴涅布莱是什么样子,也记得那时候这里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戴涅布莱是所有星球中社会阶级最和谐的,因为神巫一族都是omega的原因,omega在这里的社会地位要比其他地方高得多,所有的性别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不像路西斯有严重的地域和性别歧视。

这里曾经是那么美好惬意的地方,将来也本应该是这样的。

工厂的灯依然亮着,这在戴涅布莱的夜晚是那么突兀,诺克特真希望战争结束以后露娜可以将它关掉。

他瞪着这个诞生于战争的建筑看了好一会儿,打了个哈欠,把自己扔进柔软的被子里。

第二天诺克特受邀和露娜一起检阅戴涅布莱的新式机甲。灰色的巨大金属机器低垂着头站成一排,等待着诺克特和露娜的审视。虽然是使用原有的老式机型改装的,但是看得出这些机甲已经都装备上了先进的武器系统,已经足以用来当做兵器使用了。

诺克特看着这些冰冷的金属铁块伫立在开满吉尔花的土地上,这场面生硬沉闷得让他想呕吐。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一阵强劲的风,诺克特的刘海被吹得糊在眼睛上,他好不容易睁开眼,看到的是漫天的蓝色。吉尔花像是被人全部掀到了天上,深蓝的花瓣随着气流漫天飞舞。随后诺克特看到了朝他们奔驰而来的雷加利亚。

雷加利亚环绕着他们飞速奔驰,然后一圈一圈的靠近,气流越来越大,格拉迪欧和伊格尼斯警惕地将诺克特和露娜护在身后,可以看到雷加利亚被一位不知名的驾驶员熟练地操纵着,在阅兵场上表演各式各样的漂移动作,甚至还有很多诺克特自己都没法完全掌握的技巧。他从来都没听说过戴涅布莱有水平如此高超的驾驶员。诺克特听见身后的王剑中有人吹起了赞赏的口哨声。还有边上戴涅布莱的随行官员们无奈又带笑的叹息“那家伙又来了。”

最后雷加利亚在露娜芙蕾雅的面前停了下来,人形的机甲单膝跪地,像是等待女王为自己加冕的骑士。护在露娜面前的伊格尼斯弓起身体,随时准备战斗。

“等一下,他不是敌人。”露娜把手放在伊格尼斯挡在她面前的胳膊上,示意他放下武器。伊格尼斯照做了,但还是紧紧盯着雷加利亚的驾驶舱。

从驾驶舱里冒出来了一个他们没有见过的金发青年。青年从驾驶舱里跳了出来,在露娜面前单膝跪地,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行礼:“露娜芙蕾雅大人,我把路西斯的机甲修好了。”

他的蓝眼睛中闪耀着星星的光,蓝色的花瓣落在他翘起的金发上,像是蛋糕上点缀的蓝莓。此刻他正用无比期待地眼神仰头看着露娜。如果他长了尾巴的话此刻一定在晃个不停。

倒不如说所有人都看到了他那根不存在的使劲摇晃的尾巴。

“谢谢你,普隆普特君。”露娜没有让他的希望落空,将自己的手递给他,普隆普特虔诚地亲吻她手上的戒指。

“戴涅布莱什么时候有的那么厉害的驾驶员?居然还能修雷加利亚。”格拉迪欧用胳膊肘偷偷捅了一下诺克特的腰,“你看他还戴着项圈,居然还是个omega。”

但是诺克特完全没有搭理他。格拉迪欧又捅了他一下,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诺克特看着眼前沐浴在蓝色花瓣中的金发青年,感觉眼前一阵眩晕,他的感官出现了故障,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他现在只想要大叫。

“诺克提斯殿下,这位是普隆普特君,就是他帮助戴涅布莱研发的新式机甲。”

“诺克特!”伊格尼斯压低了嗓音唤了诺克特一声,用力推了他一下,总算是把诺克特的意识塞回到他的身体里来了。

“啊……啊谢谢你修好雷加利亚。”诺克特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能平静些。

“我的荣幸,殿下。”普隆普特低垂着眼睛行了礼,当他抬起头看到诺克特的脸的时候他明显身体停顿了一下,但还是尽量平息自己的呼吸,尽管他的腿和双手已经开始发抖了。

“那个……对不起露娜大人,我先把殿下的机甲带回去。”普隆普特说话的尾音微微颤抖,他匆忙地向着两人行礼,转身逃似的钻进了雷加利亚的驾驶舱。

“等……啧!”诺克特的气息堵在胸口令他无法呼气也无法出声。只能懊恼地咂嘴,还必须在露娜面前把这份窘迫收好。

“你说那个omega,”尼克斯见两人的反应如此异常,忍不住悄悄偏过头问站在他身边的克劳,“是不是欠了殿下的钱?”


评论 ( 17 )
热度 ( 94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