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宠【续】

雪貂普的其他小脑洞,最近脑洞堵塞厉害实在是写不出东西啊……我大概是江郎才尽了……相信我会有貂车的。设定上普普小时候还是个貂,长大就变成人的样子了。如果你觉得这玩意ooc,那么恭喜你我也是这么想的

前文在这里http://daituzi.lofter.com/post/3c2ea1_10c5d3fb


诺克提斯和他的参谋兼管家打开公寓的防盗门,一瞬间他们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客厅满地都是散落的被撕碎的卫生纸,诺克提斯最喜欢的茶杯变成了撒地上的尖锐的碎片,还有窗台上的花盆也没幸免于难,沾了土块的脚印踩得到处都是。普隆普特趴在沙发上像是看不见这一屋子的狼藉,正睁着透亮的蓝眼睛朝诺克提斯摇尾巴,等着诺克提斯向他张开双臂。

诺克提斯环视了一圈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的家,深吸一口气。普隆普特把手扶在满是抓痕的真皮沙发上,身体一刻也不停地动来动去,他跟着诺克提斯的视线看向房间,又时不时回过头看诺克提斯,用甜腻的声音喊道“诺克特。”等待着他最爱的主人给他能够拥抱的信号。

诺克提斯把刚刚换上的拖鞋拿到手里,把另一只手递给伊格尼斯:“抓着我。”

伊格尼斯抓住了诺克提斯递过来的手腕。

“你这个家伙是不是要造反?!餐巾纸和茶杯碍着你什么了?我今天不打你我就不姓切拉姆!”

普隆普特被诺克提斯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得不轻,他立马从沙发上蹿下来钻到角落里的垫子上,那里是他平时犯错了之后罚坐的地方,他手脚并用地爬到垫子上抱住头缩在墙角,时不时透过胳膊的空隙偷看诺克提斯。

诺克提斯高举着拖鞋作势要去打普隆普特,毫无防备的伊格尼斯被他扯了一个踉跄,松开了手。诺克提斯三两步就到了普隆普特的跟前,普隆普特见他真的举着拖鞋过来了,捂着头瑟瑟发抖:“是他们先动的手!”

“他们还能吃了你不成吗?!”诺克提斯被气得笑了出来,他转身问正准备清理碎片的伊格尼斯,“我不是叫你抓着我的吗?。”

“为了让你不改姓,我决定放手。”

“啧!”

普隆普特看诺克提斯好像并不是真心要打他,稍微放松了一点,但看到诺克提斯丢掉拖鞋朝他伸出手时又吓得缩成一团。

“你给我过来。”诺克提斯抓着普隆普特的手把他拖向自己,普隆普特的耳朵因为害怕而下垂,尾巴夹在两腿中间,他的手被诺克提斯拽着,身体还缩在角落里,两腿无力地在毯子上磨蹭想要后退。

诺克提斯有些不耐烦地把普隆普特拽到身边,可怜的小雪貂发出吃痛的声音。他仔细地翻看普隆普特的手脚还有他纹丝不挂的大腿,用湿毛巾用力擦掉上手脚上沾的土块,确定他的四肢没有被玻璃划伤以后又捧起普隆普特的脸察看他的脸蛋和脖子,也同样除了前一夜的吻痕之外什么都没有。最后他撩起普隆普特的睡衣,检查他的身体。

确认了普隆普特没有受伤之后诺克提斯松了口气,他揉了揉普隆普特柔软的金发,普隆普特见诺克提斯已经不生气了立刻讨好地去磨蹭他的脸,略带卷曲的金色毛发带着香波的味道,诺克提斯抱着他轻揉他的后颈。

“诺克特,我饿了。”普隆普特用舌头舔过诺克提斯有些干裂嘴唇,好像是在等着食物从诺克提斯的嘴里长出来。

“你先给我在这里待着反省,等我收拾完了才准吃饭。”

普隆普特撅着嘴抱着膝盖蹲坐在垫子上看着诺克提斯帮伊格尼斯把房间里的碎片清理干净,再把他撞倒的东西放回原位,最后再把打碎的,抓坏的东西丢进垃圾桶。

等他们把这些清理完都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普隆普特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他一直满脸委屈地看自己的脚趾假装不理诺克提斯,又忍不住一直去偷看他们打扫的进度,然后对上诺克提斯看他的视线。

终于等他们把两个装得满满当当的垃圾袋丢到门口,诺克提斯洗了手抓了一把貂粮朝普隆普特张开双臂。

“过来吧。”

普隆普特听到诺克提斯的声音立刻从墙角爬起来,飞扑到诺克提斯怀里,诺克提斯险些因而重心不稳被他扑倒,所幸伊格尼斯及时抓住了他,诺克提斯的尾骨这才幸免于难。

“你这都给他养成的什么怪习惯。”稍晚过来的格拉迪欧一进门就看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诺克提斯坐在沙发上,普隆普特则是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吃诺克提斯用手送到他嘴边的貂粮,偶尔还会凑过去吃诺克提斯叼在嘴上喂他的水煮鸡肉。更何况这只宠物雪貂还没有穿裤子,虽然关键部位被睡衣下摆堪堪遮住,但是露出来的白花花的大腿还是晃得格拉迪欧眼睛疼。

呸!明明是诺克特故意叼着食物喂貂的嘴脸更辣眼!

“诺克特,你这副样子就像是包养小男孩的变态基佬你知道吗。”

“我小时候就是这么喂他的,那时候你怎么没那么多意见。”

“他那时候好歹看起来还是一只貂!喂,伊格尼斯,真的没什么办法吗?”

“没有,他不吃诺克特手里和嘴上之外的食物。”

“也真亏他能一直这样喂。”

格拉迪欧坐到他们边上,顺手抽了张餐巾纸在普隆普特的面前扬了扬,普隆普特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扬起的纸巾吸引,他伸出手就要去抓,格拉迪欧伸长了胳膊把餐巾纸挥到自己的身侧,普隆普特朝餐巾纸的方向探过身子,却被诺克提斯抱住了腰:“你别给他玩这玩意,他今天撕了整整一盒了。”

“被你惯的呗。”格拉迪欧幸灾乐祸地说,故意把餐巾纸凑到被钳制住的普隆普特面前挥个不停,被拨撩的小雪貂在诺克提斯的怀里不停挣扎,最后被忍无可忍的诺克提斯拍了一下屁股才安分下来,他只能扒在主人的臂弯里目不转睛地盯着被格拉迪欧扔在桌上的餐巾纸看,但又怕诺克提斯生气不敢伸手,最后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块餐巾纸被伊格尼斯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诺克特——诺克特!快起来啊……”普隆普特用力摇晃诺克提斯的肩膀,但是不管他怎么推搡摇晃都叫不醒这位嗜睡的王子殿下。

“干嘛……再睡一会儿……”诺克提斯闭着眼睛含糊地说,转瞬又发出轻微的鼾声。

普隆普特又用力推了他几下,可是诺克提斯根本推不醒:“隔壁家的狗狗们都出来玩了!”

普隆普特跑去客厅叼了自己的牵引绳,然后趴在诺克提斯的身上,他把牵引绳放到诺克提斯摊在一边的手里;“快起来啊!”

诺克提斯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牵引绳被他顺手丢到床下。

“诺克特!”普隆普特捡起牵引绳又塞回诺克提斯的掌心里,为了防止他再把它扔了还认真地把他的手指合上让他握住绳子,他讨好地用脸颊磨蹭诺克提斯虎口处的咬痕。

“今天太热了……”诺克提斯伸出手顺着普隆普特的头发抚摸了几下,然后手又重重地砸到床上。

“你昨天答应说今天让我去和狗狗们玩的!”普隆普特不死心地坐到诺克提斯的身上继续摇晃他的肩膀,短小有力的尾巴敲在诺克提斯的胯部发出响亮的啪啪声。然后他被诺克提斯猛地掀到床上。

诺克提斯因为下半身被敲击的剧痛蜷缩成一团,嘴里不停地抽气,眉头因为疼痛皱起,他现在倒是彻底醒了。

“诺克特,快起来!”普隆普特还不依不饶地拽起诺克提斯的胳膊。

诺克提斯心头一股无名火起,他把普隆普特抓住让他趴在自己腿上,举起手就要往他屁股上挥去,普隆普特吓得一动不动抓着身下的被子,眼泪映出眸子里明亮的蓝色,像是从大海里流出来的水,现在这股潮汐正在普隆普特的眼眶里不停打转,就等着诺克提斯把它打出来。

诺克提斯最后也还是没打下手,只能老老实实地起来给普隆普特穿戴整齐,然后牵着他的手带他出去散步。

他们刚到楼下就看到隔壁家的老妇人还有住在这栋楼里的主妇们正抱着自家的小狗们在等电梯准备回家。

“啊狗狗们都回家了,干脆我们也回家吧。”

“不行!”


评论 ( 31 )
热度 ( 52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