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宠ʕ •ᴥ•ʔ

依然是《爱|宠》系列的小故事,这个故事就是为了卖萌和搞笑请不要较真,大概是世界和平大家都在一起快乐生活的故事,设定里艾汀卖出来的三无宠物在家里都会变成人出了门就是动物的样子(*/ω\*)
如果以后也一直加班的话就挤时间写点类似的搞笑小段子,看在貂普和柯基loqi那么可爱的份上原谅我拖更好不好~
顺说loqi和龙骑姐姐不是cp,就是单纯的狗和饲主


如果有很多人都一致劝你不要做一件事的话。
那你应该听他们的。
诺克特正瞪着眼看着面前抱着胳膊的白色波斯猫,脾气本就不怎么好的大猫此刻也正恶狠狠地盯着他。诺克特想尽办法找了好几个角度想把手伸到他的爪子下面把自己的车钥匙掏出来,但是只要他的手一靠近,瑞布斯立马就会在他的手背上留下深深的齿痕,诺克特已经和医院预定了明天去打狂犬疫苗。
他觉得瑞布斯肯定有狂犬病。
“你怎么不阻止我给他钥匙。”诺克特朝阿拉尼亚抱怨,被抱怨的女准将正捧着自家的柯基在宠物用的游泳池边上站着,她抓着洛奇让他腾空在水池上方,洛奇缩着脖子四处张望,他使劲扭头可怜巴巴地看阿拉尼亚希望她能抓紧了别把他扔水里,短小的四肢在空中胡乱扒拉,好像他已经在游泳了。
“我说了你不听,我有什么办法?”阿拉尼亚托着洛奇让他慢慢靠近水面,离水面越近洛奇的脖子就缩得越紧,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诺克特猜他是在恳求阿拉尼亚。
“你小子也有今天。”诺克特对着洛奇说,洛奇用尖锐的牙齿和喉咙中的低吼回敬他,却被正在游泳的普隆普特溅了一脸水。
洛奇用力摆头想要抖掉头上的水珠,他作势要咬普隆普特,雪貂机敏地钻进水里逃走了。阿拉尼亚把洛奇慢慢放到水池里,洛奇先是滑动四肢想要去追普隆普特,然而出于怕水的天性,他还是选择放弃追捕在水里像鱼儿一样灵活的普隆普特,用他小小的前爪抓住泳池的边缘把自己挂在上面。这个姿势说不上舒服,但好歹不会让自己沉下去,他努力抬起后腿想要从泳池里爬出来,然而试了好几次还是差了口气,后腿的爪子摩擦湿滑的浴缸表面发出令人难受的声音。
最后他放弃了抵抗,乖乖挂在泳池边上看着普隆普特围着自己绕圈游泳,见他靠近了还企图抬腿把他踢走。可就算普隆普特已经游得很近了,他还是踢不到他。
眼看普隆普特还要再玩一会儿,诺克特决定抓紧时刻想办法赶快把车钥匙从猫爪下面抠出来,然后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辆车是他的成年礼物,可不能这么随便就送给瑞布斯了。
“你放弃吧,不都跟你说了到他手里的东西你别想抠出来。”阿拉尼亚捧着手机蹲在泳池边给洛奇拍照,她看见诺克特在瑞布斯面前焦急地踱来踱去,不管怎么伸手回应他的都是白猫的爪子和牙齿,瑞布斯紧紧地盯着他,猫粮和猫玩具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
“你已经完啦!”阿拉尼亚的声音在笑。
“不,我不能放弃。”诺克特话都没说完,手里用来勾引瑞布斯的猫薄荷又被打落在地上。
诺克特现在开始后悔他为什么要手贱,为什么不听周围人的话,为什么非要去招惹瑞布斯。他之前把猫玩具几乎戳到瑞布斯的脸上,大猫用凶恶的表情瞪着他,猫玩具顶在他脸上把他的脸都戳变形了,但他还是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于是诺克特的胆子大了起来,他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晃出声音,他看到瑞布斯对钥匙的声音起了反应时还得意地想“什么神巫血统,总归还是只猫”,于是得意洋洋地把钥匙伸了过去在瑞布斯眼睛前抖动。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然后就是诺克特抱着伤横累累的双手恨不得穿越回去打死自己。
和瑞布斯周旋了半天还是一筹莫展的诺克特只能坐在宠物店的沙发上等露娜过来,希望瑞布斯的主人能从他手里把东西拿回来。
“我看悬。”阿拉尼亚往身心俱疲伤横累累的诺克特身上又插了一刀。
那边的普隆普特还在泳池里(单方面的)和洛奇玩得乐不思蜀,这边的诺克特却是愁云惨淡,他开始认真反思自己:为什么自己非要手贱,为什么非要睡懒觉拖到下午来,为什么昨天要偷懒硬是拖到今天……这大概是神对自己的惩罚吧,瑞布斯就是神派来折腾他的。诺克特沉浸在自己的意识里这么想着,普隆普特终于游完泳,被工作人员吹干皮毛带着热气塞到他的手里。
诺克特把普隆普特抱在怀里,习惯性地爱抚它背上的毛,普隆普特在他的臂弯里乖乖地待了一小会儿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先是在诺克特的臂弯里钻来钻去,一会儿钻进夹克衫的领子里团在诺克特的肚子上,没一会儿又从衣服的下摆钻出来跳上他的肩头,诺克特被他折腾得心情烦闷,把他用肩上抓下来从新抱在怀里,小雪貂挣扎着在他怀里蹬来蹬去,诺克特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头。
被教训过的小雪貂终于安分了一会儿——也仅仅是一会儿。他在诺克特的手臂里趴了不到十分钟又开始扭来扭去,他爬到诺克特的胸前,伸长了脖子去亲吻他的嘴唇。
诺克特只能向宠物店要了一点猫粮抓在手里喂他,然而普隆普特面对凑到自己鼻子前的食物开始还十分激动地吃了一大口,然后就把头埋进诺克特的手臂里不愿再吃了,诺克特又不好意思把抓过的猫粮再放回去,只能愤愤地盯着正在享受梳毛的瑞布斯看,一边吃手里的猫粮。
呸,真难吃。
瑞布斯看到诺克特在吃宠物店的猫粮,异色的眼睛稍稍眯起,他昂着头看向诺克特,投来了轻蔑的目光。若不是看在露娜的面子上诺克特早就把他做成烤串了。
就在诺克特认真思考怎么能不引起两国矛盾地弄死瑞布斯的时候露娜终于来了,神巫少女轻而易举地拿出了诺克特的钥匙熄灭了他的怒火。他隐约看到露娜轻挠瑞布斯的下巴,这只不苟言笑好像别人都欠他几百斤猫粮的大猫在露娜的安抚下舒服得眯起眼睛,喉咙里发出享受的呼噜声。
终于拿回钥匙的诺克特感觉世界都明亮了。真不愧是拯救人类的神巫啊,实在是太伟大了。他一边感谢露娜一边在心里感叹。普隆普特看到露娜更是激动得没了命,他扒在诺克特的胳膊上伸长了脖子,圆豆一般的小巧圆润的眼睛里流露出闪闪发光的神色,在露娜轻拂他的头顶的时候他幸福得几乎瘫倒。
就这样,诺克特的重大危机被神巫给轻而易举地破除了。
洛奇听阿拉尼亚说完事情的后续,对这个略显平淡的美好结局嗤之以鼻。

狗狗很可爱,尤其是像柯基这种名种犬,这点阿拉尼亚不否认。
但她同样觉得养狗非常麻烦。
“你终于回来了,我快饿死了。”洛奇半躺在沙发上,手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他眼睛盯着电视,头也不回地对正在换鞋的阿拉尼亚说。
阿拉尼亚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会的网购衣服,但是不得不承认洛奇的品味还不错,剪裁合体的白色衬衣包裹着他纤细的身体,低腰的牛仔裤和衬衣之间还能若隐若现地看到男子腰腹的白皙皮肤,衣服的下摆因为他不拘小节地坐姿被掀起,露出侧腹部流畅优美的肌肉线条,俊俏的脸庞搭配着帅哥标配的金发碧眼,如果忽略他脖子上的项圈和狗牌的话阿拉尼亚好几次都差点真的以为自己包养了一个小白脸,她进门的时候就觉得的那个宠物店和店主人很可疑,却又被奶狗的憨态深深击中,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捧着奶狗坐在摊满了宠物用品的家里,她的两个下属气喘吁吁地靠着门。
那个可疑份子肯定对我下了迷药!阿拉尼亚说,换来诺克特不置可否的轻哼。
虽然洛奇俊俏可人身材精壮,可他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养的柯基,阿拉尼亚毫不犹豫地抬腿,狠狠地踹了洛奇的屁股一脚把他从沙发上踢了下去:“跟你说了多少次不准上沙发,给我下去。”
“靠!”洛奇重重地摔在地上,他捂着痛处瞪了阿拉尼亚一眼,宁可坐在地上也不肯坐到阿拉尼亚给他买的懒人沙发上。
明明这个这么舒服。阿拉尼亚躺在懒人沙发上伸展身体对洛奇说。
“坐在那里会让我觉得我像宠物狗。”
“你本来就是。”
“话说这不是我的垫子吗?你怎么躺在上面了?!”
“凭我给你吃饭,自己拿吃的去,顺便给我也拿点。”
洛奇看着在懒人沙发上伸懒腰的阿拉尼亚,骂骂咧咧地起身到厨房去找了罐饼干扔给她。

即使这只宠物狗会自己买衣服订外卖还会自己打扫卫生不会在家里掉毛偶尔还会给自己煮简单的面食,但是阿拉尼亚依然觉得养狗很麻烦,她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只要一出家门洛奇就会变回柯基的样子,这意味着他不能自己遛自己。
阿拉尼亚不是没试过让他自己出门散步,但是其中五次里有三次他差点回不来——两次是因为迷路,一次是被人抱走了。
毕竟柯基也没什么反抗能力不是?
好在这三次走丢都在名叫科尔的军犬的带领下被路西斯的警犬警卫队找了回来。阿拉尼亚赶到警卫队的训练中心的时候看到整个警卫队和王之剑的军犬们正里三层外三层地把洛奇团团围住,她差点以为洛奇打架犯事到要被拘留了,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这帮大型犬们正排着队在给洛奇身上留下自己的口水。
“六神啊……”阿拉尼亚不由得惊呼,洛奇亮黄色的毛发都粘连在一起变成一个个乱糟糟的毛团,原本漂亮的毛色也变成暗淡的灰黄,他的身上还占了不少泥土和灰尘,这些东西混着军犬的口水粘在他的毛上,他看起来像是瘦了一大圈,缩着脖子警惕地看着军犬们,但还是逃不过来自背后的舌头。
阿拉尼亚真想转头就走,她拒绝承认这个脏兮兮臭烘烘的玩意是自己家的狗。
看来这家伙很受大型犬喜欢啊。训练地的负责人,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对阿拉尼亚说,你应该多花时间带他散步而不是让他一只狗在街上乱逛,所幸碰到了科尔他才没有被人抱走。
这不能怪我,是他太蠢了连自己散步都不行。阿拉尼亚在心里埋怨着,从大型犬们的舌头下把瑟瑟发抖的浑身湿漉漉像是刚洗完澡的洛奇拯救了出来。
她隔着德拉托给的毛巾抓着洛奇脖子后面的皮肤把他拎起来,伸长了胳膊尽可能地让他远离自己,即使是把胳膊伸到最长她还是能隐约闻到洛奇身上的口水味,她一脸嫌弃地拎着他走进了宠物店。
“帮我把他多洗几遍,洗到蜕皮谢谢。”阿拉尼亚对宠物店的工作人员说,不顾洛奇不知是抱怨还是咒骂的叫声,转身到隔壁的美甲店做指甲去了。

评论 ( 11 )
热度 ( 36 )

© 三月_我特马上班 | Powered by LOFTER